當前位置: 浙江快乐彩号码 > 社會哲學論文 > 康德對理性的認識維度和實踐維度

浙江快乐彩12选5破解:康德對理性的認識維度和實踐維度

時間:2019-11-23 09:50作者:孫甜甜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康德對理性的認識維度和實踐維度的文章,康德的認識論不僅結束了獨斷論和經驗論長久以來的爭論,同時也將人的主體地位推至認識世界的制高點。其先驗哲學思想啟發了后世哲學家如胡賽爾創立的現象學中對先驗要素的探究。

浙江快乐彩号码 www.dxzlh.com   摘    要: 康德哲學主要分為認識論,道德論和目的論三部分,本文簡要論述了其認識論和道德論哲學,且就認識論和道德論彼此間的聯系、各自的意義和局限作了簡要論述。

  關鍵詞: 理論理性; 實踐理性; 康德;

  一、理性的認識維度

 ?。ㄒ唬┳魑兜南忍熳酆嚇卸?/strong>

  康德哲學致力于對休謨問題的解答,康德認為知識的確定性是不容置疑的,只是這種確定性來自何處?

  知識作為一種判斷具有三種不同的形式。先天分析判斷—即從概念本身推演出其規定性,其具有確定性,然而卻無內容;另一種是后天綜合判斷,綜合判斷可以確保內容的豐富性,但無法賦予知識任何普遍必然性??檔氯銜揮械諶中問?,即先天綜合判斷,才能成為既具有普遍必然性又具有豐富內容的知識。知識因此具有雙重的構成要素,先天的形式要素和后天的經驗要素。

  經驗客體自身不能給我們帶來任何確定性,知識的確定性必然在認識主體之內,即主體的先天認識形式??檔陸魈宓鬧鞴廴鮮緞問交治行緣南忍烊鮮緞問郊詞笨蘸橢緣南忍烊鮮緞問郊捶凍?。感性直觀分為內感官和外感官,內感官的先天形式是時間,外感官的先天形式是空間。因此時空就作為我們的感性材料的形成基礎,作為感性的先天形式。然而知識作為一個統一整體不是“感性的雜多”的盲目聯合,而是知性活動的結果,是表象的自覺聯結。經驗對象自身不具有統一性,知識的客觀的統一性根源于認識主體內的主觀的綜合統一,即經驗的統一性是知性綜合統一的結果。知性通過“三重綜合”即“直觀領會的綜合”“想象中再生的綜合”和“概念中認識的綜合”形成統一的概念。知性的統一活動的最高原則是(先驗)統覺的先驗統一即自我意識,統覺的先驗統一是所有經驗對象統一性的最高來源。自我意識的先驗統一作為一種知性活動,以范疇為中介,憑借想象力借助時間構建的“圖型”為橋梁,使范疇與直觀對象相結合,構成知識。因而,在此意義上,康德說“知性為自然立法”[1]。

 ?。ǘ┐看飫硇緣幕孟?/strong>

  作為知識的先天綜合判斷,其僅適用于經驗領域。對于理性想越過經驗界限,獲得關于先驗對象的知識的企圖,康德給予了批判,具體體現為對純粹理性三大理念的批判:
 

康德對理性的認識維度和實踐維度
 

  1. 理性心理學的謬誤推理

  理性心理學本質上是一種經驗心理學,理性心理學家由“我思”推論“我”的實體性,且實體性的“我”的屬性即“思維”,然而“我思”之所以加諸我的所有思維之上,不是本質在先,只是邏輯在先,實質是知性的一種認識形式,即統覺或者自我意識的先驗統一??檔濾?ldquo;統覺的先驗統一是一切人類認識的最高原則”,然而統覺的先驗統一作為一種知性活動,總是要借助于范疇的運用,因此經驗對象的統一性便是范疇對一切雜多設定的統一性,然而范疇是僅適用于構造經驗對象的。統覺的先驗統一(自我意識)作為邏輯在先的“主詞”,盡管具有主觀內的客觀性,而其本身不是感性直觀的對象。范疇不能運用于其之上。理性派哲學家將邏輯在先的“自我意識”認為是絕對的主體,將現象的認識,將一切經驗對象的統一性歸于絕對主體,而不知其只是一種認識形式的統一。其并且將諸范疇加之于“絕對主體”,從而將“絕對主體”有限化為經驗對象,而從這個經驗自我根本推不出一個“先驗自我”的屬性。認識的主體何以成為認識的對象?康德將“絕對自我”確立為實踐領域的道德主體,而在認識領域,“自我”作為“物自體”是不可認識的。

  2. 理性宇宙論的二律背反

  二律背反的兩個命題都是錯誤的,其錯誤性的根源在于兩個命題都有一個錯誤的假設作為前提。理性宇宙論假設“世界作為一個整體是可以認識的”。理性主義者和經驗主義者從對立的視角闡述了對世界的認識,將不可用于自在之物的范疇諸如有限無限,自由必然,因果等套之自在之物,混淆了自在之物和現象。須知現象世界的“整體”本身也是一個先驗“理念”,他是我們認識的極限,是不可逾越的。黑格爾試圖突破這個極限,將現象自我本質統一且同一為絕對精神,而這種絕對精神,盡管冠之以客觀,始終是認識內的絕對精神,因而也僅是一種唯心主義。我們始終只能以不同的視角觀察世界,世界也因此呈現出不同面貌,而世界的整體,沒有人類觀察印記的自在世界,只能是理性的一個理念。

  3. 經院哲學的理想

  經院哲學的理想就是想不依靠情感,單純借助理性證明上帝的存在。宇宙論內對世界原因的追問,已經體現了經院哲學的痕跡。宇宙論對上帝存在的證明以偶然的有限的世界為基礎推出上帝的存在。顯然一個無限的上帝的存在是不能以一個有限的經驗世界為基礎的。設計論以自然之內的視角,通過類比,將世界的秩序歸于完美的無限的上帝。然而其預先假設了“世界有一個原因”,才將世界的秩序歸因于他,即上帝。如果世界沒有原因,那個不存在的原因也就不可能是個設計者。無論宇宙論還是設計論終究都歸于本體論,宇宙論和設計論從“世界存在解釋”出發推出上帝,這樣一個上帝必應是自因的,且必然存在,而這種必然性不在因果鏈條中,其只是包含于其概念之中。這樣,就又回到本體論,而本體論的問題在于,其聲稱上帝是完美的,稱存在即完美,他們從上帝的觀念中分析出了存在的“屬性”。然而存在卻不是一個謂項,不是一種屬性。說A存在,并不能給他的概念增加任何東西,只表明概念有相應例證。

  由此康德在認識論領域內對可認識的經驗現象和不可認識的物自體作了嚴格區分。理性不可能在先驗領域單純憑借自身獲得任何確定的知識。理性的理念在認識領域只能作一種“調節性”的運用。

  二、理性的實踐維度

  康德對實踐理性先天原則的確定源于對休謨倫理懷疑論的質疑,康德力圖為道德尋找可靠的基礎。他認為道德行為的基礎一定不會如功利主義和倫理效果論者所言以幸福和快樂為導向。在認識論中,道德的基礎必然不會依賴于經驗,其必然根植于實踐主體之內,即實踐理性之中。實踐理性內這種先天形式便是作為直言命令的道德律。道德律排除了一切經驗因素,其適用對象是純粹的道德意志,是意志自我立法的結果??檔陸尢跫牡賴祿〗⒃謚魈逯?,認為作為物自體的我即本質的我,只能是一個實踐的道德的我。

  經驗的我處于因果鏈條中,服從因果律。而認識的主體不同于認識的對象,認識的對象作為一種現象處于因果鏈條中且為認識形式所塑造,然而認識主體自身作為理性的我隸屬物自體領域是不可被認識的,他僅僅服從自身,服從絕對的無條件的道德義務,其形式就是道德律。

  道德律作為一條直言命令即絕對命令,采取以下形式“只根據這樣的準則行動,這條準則你可以同時也意欲其為一條普遍法則。”[2]它強調了行動準則的普遍有效性,即一個行動的準則可以普遍適用于任何人,仍然可以保持實踐層面的不矛盾和意欲層面的一貫性即不會消滅自身。這條直言命令的另一個意蘊即“你要這樣行動,永遠都把你的人格中的人性以及每個他人的人格中的人性同時用作目的,而絕不是手段。”[3]即人人都是目的自身,我們的任何行為都不應把自身及他人當做實現目的的手段,對人是目的的確立依然也是基于普遍化的行動準則。

  道德律作為先天的實踐原則,是獨立于經驗的,無論面對什么經驗條件,都有據此而行動的義務。道德律甚至應該是衡量善惡的唯一標準。然而作為直言命令的道德律并非分析命題,無法從理性意志的概念中推演出,他只能是一條綜合的實踐的先天命題。

  不同于認識論的先天原則,道德意志即實踐理性的先天原則的存在并不能必然保證道德行為的事實存在。因此在義務原則的基礎上,為確保義務原則存在的合理性,康德提出了理性的三大“實踐公設”。

  由此康德完成了理性即“人”的雙重劃分,作為現象的必然的我和作為物自體的自由的我。然而對于道德的我卻不能有任何概念和認識,只能是一個純粹的實踐的道德的我??檔亂慘虼嗽諳窒蠛捅咎?、認識和實踐之間劃定了一條不可逾越的鴻溝。

  三、康德認識論和實踐論的意義與局限

  康德的認識論不僅結束了獨斷論和經驗論長久以來的爭論,同時也將人的主體地位推至認識世界的制高點。其先驗哲學思想啟發了后世哲學家如胡賽爾創立的現象學中對先驗要素的探究??裊宋鞣街魈逍哉苧Ш拖妊檎苧У拇竺?。

  而其也具有諸多局限,例如對其認識原則的適用范圍的劃分問題的爭論。他對現象和物自體作了明確的劃分,而對于將物自體作為感官材料的來源卻未做明確論證,由此也引發了黑格爾的批判。

  康德在實踐論中將實踐與認識斷然隔絕,確保了道德行為的純潔性和崇高性,拒斥了當時泛濫于世的功利主義倫理學。然而也正是由于其道德行為的基礎僅僅建立在道德主體的意志自律和理性對上帝的假設之上,并不尋求任何經驗的解釋和保障,也導致了其道德理論較低的可操作性和一定程度上的軟弱性。

  參考文獻

  [1] 康德著,鄧曉芒譯.純粹理性批判[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303.
  [2]康德著,楊云飛譯.道德形而上學奠基[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3:52.
  [3] 康德著,楊云飛譯.道德形而上學奠基[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3:64.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