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浙江快乐彩号码 > 社會哲學論文 > 馬融易注對費氏易的發展

牛浙江快乐彩走势图:馬融易注對費氏易的發展

時間:2019-11-29 10:21作者:李小成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馬融易注對費氏易的發展的文章,漢《易》立博士四家,施讎、孟喜、梁丘賀、京房,此皆今文學家。今文經學雖盛于西漢,后則逐漸消亡,以至佚失。而古文經學從西漢末年逐漸抬頭,至東漢而盛于時。費氏易學派是西漢費直所創立的古文學派。

浙江快乐彩号码 www.dxzlh.com   摘    要: 兩漢經學的傳授主要依靠博士官,經學又有今古文兩派,今文派依賴朝廷,古文派不受時重,勢力小且流傳于民間?!兌住費б嚳至攪?,費直所傳之《易》乃為古文,西漢末劉向重之,時至東漢,馬融承之,為其四卷本,又作了十卷本的章句,鄭玄所為《易》注,來自其師馬融。后世《易》學所傳鄭、王(弼)兩注,鄭學一流,馬融之功,不可磨滅。

  關鍵詞: 馬融; 費氏易; 古文易;

  漢《易》立博士四家,施讎、孟喜、梁丘賀、京房,此皆今文學家。今文經學雖盛于西漢,后則逐漸消亡,以至佚失。而古文經學從西漢末年逐漸抬頭,至東漢而盛于時。費氏易學派是西漢費直所創立的古文學派。費直,字長翁,西漢東萊(今山東掖縣)人,長于卜筮,他不以章句形式傳注《易經》,只以彖、象、系辭十篇文言解說上下經。費氏傳授的《易經》,是用古文字所撰定,故稱《古文易》。費氏《古文易》未被列為官學,只在民間流傳,西漢末,劉向用古文??苯裎木?、孟、梁丘各氏《易》書,發現此四家解《易》之書,有經文脫漏現象,如脫“無咎”、“悔亡”之字,而費氏《易》則與古文相同。

  一、費氏《易》的傳承

  關于《易》之傳授,《史記·仲尼弟子列傳》曰:“孔子傳《易》于瞿,瞿傳楚人馯臂子弘,弘傳江東人矯子庸疵。疵傳燕人周子家豎。豎傳淳于人光子乘羽。羽傳齊人田子莊何。”1自孔子傳《易》于瞿之后,六傳而至田何,田何乃齊王室之后,故西漢初而遷至杜陵,遂號“杜田生”。田何傳弟子丁寬、王同。丁寬學成后東歸,至洛陽又隨田何的弟子周王孫學習古文《易》,著有《易傳》,又著《易說》三萬余言。丁寬授田王孫,田王孫授施讎、孟喜、梁丘賀。王同,著有《易傳》,王同授楊何,漢武帝時,楊何所傳之《易》立為官學。以上為今文《易》學之傳承脈略,至于費氏之古文《易》學,皮錫瑞在《經學通論》中說“不知其所自來,考其年當在成、哀之間,出孟、京之后”。2

  費直之古文《易》,起于西漢末年,關于傳授情況,史有所載?!逗菏?middot;藝文志》卷三十《藝文志》第十:“漢興,田何傳之。訖于宣、元,有施、孟、梁丘、京氏列于學官,而民間有費、高二家之說,劉向以中《古文易經》校施、孟、梁丘經,或脫去‘無咎’‘悔亡’,唯費氏經與古文同。”《漢書》卷八十八《儒林傳》第五十八:“費直字長翁,東萊人也。治《易》為郎,至單父令。長于卦筮,亡章句,徒以彖、象、系辭十篇文言解說上下經。瑯邪王璜平中能傳之。璜又傳古文《尚書》。高相,沛人也。治《易》與費公同時,其學亦亡章句,專說陰陽災異,自言出于丁將軍。傳至相,相授子康及蘭陵毋將永??狄悅鰲兌住肺?,永至豫章都尉。及王莽居攝,東郡太守翟誼謀舉兵誅莽,事未發,康候知東郡有兵,私語門人,門人上書言之。后數月,翟誼兵起,莽召問,對受師高康。莽惡之,以為惑眾,斬康。繇是《易》有高氏學。高、費皆未嘗立于學官。”《后漢書》卷七十九上《儒林傳第六十九上》:“《前書》云:田何傳《易》授丁寬,丁寬授田王孫,王孫授沛人施讎、東海孟喜、瑯邪梁丘賀,由是《易》有施、孟、梁丘之學。又東郡京房受《易》于梁國焦延壽,別為京氏學。又有東萊費直,傳《易》,授瑯邪王橫,為費氏學。本以古字,號《古文易》。又沛人高相傳《易》,授子康及蘭陵毋將永,為高氏學。施、孟、梁丘、京氏四家皆立博士,費、高二家未得立。……建武中,范升傳《孟氏易》,以授楊政,而陳元、鄭眾皆傳《費氏易》,其后馬融亦為其傳。融授鄭玄,玄作《易注》,荀爽又作《易傳》,自是《費氏》興,而《京氏》遂衰。”可以看出,《費氏易》傳承的大致情況,基本線索是明晰的。
 

馬融易注對費氏易的發展
 

  《隋書·經籍志》:“單父長費直注《周易》四卷,亡。”“漢初又有東萊費直傳《易》,其本皆古字,號曰《古文易》。以授瑯邪王璜,璜授沛人高相,相以授子康及蘭陵母將永。故有費氏之學,行于人間,而未得立。后漢陳元、鄭眾,皆傳費氏之學。馬融又為其傳,以授鄭玄。玄作《易注》,荀爽又作《易傳》。魏有王肅、王弼并為之注。自是費氏大興,高氏遂衰。梁丘、施氏、高氏,亡于西晉。孟氏、京氏,有書無師。梁、陳鄭玄、王弼二注,列于國學。”不載其書。徐復觀《中國經學史的基礎》中認為費氏易并不是古文,3首先在于《漢志》未錄費氏之書,而到了《隋志》則云其“《費直章句》四卷,殘缺”,這明顯是后人的偽作。徐氏以為最大的問題是,范蔚宗《后漢書·儒林傳》“又有東萊費直作《易》,授瑯琊王橫,為費氏學。本以古字,號古文《易》。”他以為后人說費直易為古文者,皆緣于此,而這是一個誤會,后人則相沿不改,則愈傳愈謬?!毒商剖?middot;經籍志》:《周易》“又四卷(費直章句)。又十卷(馬融章句)。又九卷(鄭玄注)。又十卷(荀爽章句)。又十卷(王肅注)。又七卷(王弼注)。又十卷(馬、鄭、二王集解)。又十卷(王弼、韓康伯注)。又十卷(二王集注)。”《新唐書·藝文志》:“費直章句四卷。馬融章句十卷。荀爽章句十卷。鄭玄注周易十卷”。

  到了東漢,費氏易綿延傳承。費直弟子瑯邪人王磺(橫),傳授其說。韓歆在東漢初上疏主張將《費氏易》列為官學,未成。經學家陳元、鄭眾都傳授《費氏易》,門徒四百多人。后經學大家馬融(79-166)亦傳授《費氏易》,并為費氏《古文易》作“傳”,并傳授給其高足、漢代經學家集大成者鄭玄。鄭玄(127-200),先是在太學向老師第五元先學習《京氏易》《公羊春秋》《三統歷》《九章算術》,后又向東郡張恭祖學習《周官》《禮記》《左氏春秋》《韓詩》和《古文尚書》。再后,又向馬融學習《費氏易》。鄭玄作有《周易》注。鄭玄的弟子有郗慮、王基、崔琰等。鄭玄作《易注》,茍爽又作《易傳》,魏王肅、王弼并為之注,費氏《易》學大興。據《七錄》記載《費易章句》四卷,殘缺。現在流傳的《周易》與《費氏易》有很深的淵源。清代學者馬國翰《玉函山房輯佚書》中輯有《費氏易》一卷、《費氏易林》一卷、《周易分野》一卷。

  馬融稍后,與鄭玄同時代的亦研習《費氏易》。荀爽(128-190)字慈明,一名谞,著有《易傳》,根據爻象象征的陰陽變化之義解釋經文,于是兗州、豫州凡是學習《易經》者都學習《荀氏易》學?!盾魘弦住范閱承┟庥兇約旱募?。例如“萬物資始”,荀氏認為,意思是分為六十四封,一萬一千五百二十冊,都開始于乾卦;說“冊”開始于“乾”,就好象說萬物生長的本源是天。“大明始終”,謂“乾”起于“坎”,而止于“離”;“坤”起于“離”而止于“坎”。“離”、“坎”,分別為“乾”、“坤”的家,即陰陽之府,所以說“大明始終”。荀氏說,“龍喻王者,謂‘乾’二之‘坤’五為‘坎’也?;⒂鞴?,謂‘坤’五之‘乾’二為‘離’,而從三也。”清人唐宴說:“荀氏易學蓋得費氏之傳,以《翼》解《經》之法最合,固遠勝王弼之玄言,亦不同于虞翻之消息,是為費氏巨子。”(《兩漢三國學案》卷二《周易》)《費氏易》大興,《京氏易》則衰落下去。費氏易學派的著述有,《周易荀氏注》、《周易鄭玄注》。

  二、古文費氏易辨證

  費氏易不傳,但后人有所輯佚。清人馬國翰《玉函山房輯佚書》輯佚少許內容,董治安主編的《兩漢全書》予以收錄,4分《費氏易》《費氏易林》《費氏分野》三書?!斗咽弦住?,按《隋書·經籍志》有四卷,新舊《唐志》亦著錄其章句四卷,而《漢書·儒林傳》則說“亡章句,徒以彖、象、系辭十篇文言解說上下經”,前后不符。馬國翰《玉函山房輯佚書》所輯佚基本上來源于陸德明《經典釋文》。

  《費氏易》分周易上經、周易下經、系辭上傳、系辭下傳和說卦傳五個部分,周易上經,涉及乾、屯、需、師、小畜、泰、否、同人、大有、謙、豫、隨、蠱、噬嗑、賁、剝、復、頤、大過、坎、離;周易下經涉及到咸、恒、豚、大壯、明夷、家人、睽、解、損、夬、萃、困、井、革、鼎、艮、漸、歸妹、豐、旅、巽、中孚、既濟卦;系辭上傳僅七句,系辭下傳僅二句,說卦傳也僅得四句而已?!斗咽弦住方庳院芷鈾?,多是字的考釋,如:

  屯,般桓。晁氏曰:磐桓,案古文作“般”。

  乘馬班如,匪寇婚冓。晁氏曰:鄭本作“般”,古文作“般班”。馬本作“冓”,案“冓”古文。

  及鹿無虞。晁氏曰:王肅作“麓”,云山足。案,鹿,古文。

  求婚冓。同上。

  小畜,血去惕出。晁氏曰:馬云當作“恤”,憂也。案,血,古文。

  噬嗑,屨校滅止?!妒臀摹罰褐?,本亦作“趾”。晁氏曰:案,止,古文。

  由此可見,《費氏易》字從古文,這也是人們以古文易名之的緣由。然尚秉和云:“徒以劉向云以中《古文易》校三家,或脫去‘無咎’、‘悔亡’,惟費氏經與古文同。夫曰‘與古文同’,明費氏非古文也。‘同’者,言其字多寡同于中古文,五脫缺也。其?!渡惺欏?,亦專重脫簡,豈謂其字皆從古文乎?如《費易》字皆從古文,凡東漢馬融、荀爽、鄭玄皆習《費易》者,何為其讀不盡同,且不盡用古文乎?”5尚氏以邏輯推之,而非情理如此。而楊樹達認為《易》無古文,只有今文。他在《說文引經考序》云:“以余考之,五經中《書》《詩》《禮》《春秋》皆兼有今古文,而《易》則只有古文,而無今文也。何以言之?蓋所謂古文者,經文之以古文字書之者也;今文則隸定之本,猶宋以來治鐘鼎款識之有釋文也。秦人焚書,至漢文景間,老師宿儒凋零殆盡,諸經乍出,文字訓詁皆失其傳,故其時儒者必以識其字通其讀為先務??資嫌泄盼摹渡惺欏?,孔安國以今文字讀之,是其一例也。以今文字讀之者,以隸釋而寫之也,此今文經之所由起也。至如《易》本經者,不在秦焚之列?!兌瘴鬧盡吩疲?lsquo;秦燔書,《易》為卜筮之事,傳者不絕。’是其說也。其時《易》本就那個具在,文字訓詁諸師皆能言之,不必特如孔安國之于《尚書》者為之隸定,故《易》無今文,既無今文,則皆古文也。此據當時情事推論,知其當爾者也。”6楊氏所論,雖無其他證據,然于理合,可備一說。

  《費氏易林》,《隋書·經籍志》著錄為二卷,舊《唐志》亦著錄二卷,而新《唐志》則為“《費氏周易逆刺占災異》十二卷,又《周易林》二卷”,馬國翰以為《費氏易林》早于《焦氏易林》,并略有辨析錄于所輯佚的《費氏易林》前?!斗咽弦琢幀芳凇獨竇?middot;月令》正義本,其文為:

  六十四卦變占者,王莽時健信天水焦延壽之所撰也。夫《易》,廣矣。以言乎遠則不御,以言乎爾則靜而正,以言乎天地之間則備矣。然《易》謂六十四卦也,推而言之,則爻說卦之所未盡,故《連山》《歸藏》《周易》皆異詞而共卦,雖三家并行,猶舉一隅耳。贛善說于陰陽,復造次以致《易》未見者。其射存亡吉兇,遇其事類則多中。至于靡碎小事,非其類,則亦否矣。贛之通達,隱幾圣人之一隅也。震主庚子午,巽主辛丑未,坎主戊寅申,離主己卯酉,艮主丙辰戌,兌主丁巳亥。

  《周易分野》,史志不載,《晉書·天文志》引十二次所起度數,唐《開元占經》亦有引述,均稱費直《周易分野》,如;“壽星起軫七度(《晉書·天文志上》),自軫七度至氐十度為壽星之次(翟曇悉達唐《開元占經》卷六十四)”,馬國翰據此輯佚而入《玉函山房輯佚書》?!噸芤追忠啊?,雖說史志不載,也不能完全斷定即無此書。書籍流傳很復雜,官方不見得藏盡天下之書。正如我參與賈三強先生編輯整理的《陜西文獻集成》時,發現有些經書類的書,各大圖書館均無著錄,而在你想不到某些縣圖書館、甚或是榆林圖書館居然收藏,也許私人藏書者也會有,只是我們不能搜盡天下圖書而已。所以,也不能以史志不載為由而完全武斷其偽,存疑是審慎的態度。

  于《費氏易》問題,學界有不同聲音。徐復觀就否定《費氏易》為古文,他認為一切錯誤皆源自范蔚宗《后漢書·儒林傳》。徐復觀在《中國經學史的基礎》中說:“一系列的錯誤,皆來自范蔚宗一時的錯覺。他不了解東漢的今文學家皆排斥古文,但習古文者并不排斥今文的事實,更忽略了在西漢今古文之爭中,《易》根本不曾介入。他以為凡習一經的古文,其他所習之經亦必為古文。他因《漢書·儒林傳》傳費氏易的王橫(璜)‘又傳古文《尚書》’,便推定王璜所傳的費氏易亦必為古文,便憑空添上‘本以古字號古文《易》八字。’”7費氏易為古文,《隋書·經籍志》已經明言,不必贅述。2016年《周易研究》第5期,刊登李才朝《費氏易史獻考實》一文,他態度謹慎,從事實出發,細心梳理史事,發現是前輩學者誤讀史獻,而疑費氏易不傳古文。有些人則糾結于一個“號”字,而否定費氏為古文。梁敢雄的《<周易>古文經本亟待建立芻議——從費氏易不傳古文經談起》,該文對費氏古文的否定就顯得粗率。文中所引《費氏易》文,不明出處,在馬國翰《玉函山房輯佚書》和《兩漢全書》本中均無,文中所言“今本費氏易”不知在何處?既為考證之文,細節就應謹慎,如此隨意否認費氏古文,讓人難以信服,其他所論,亦是為草率。8錢穆在《兩漢經學今古文平議》中說:“劉向以中《古文易經》校施、孟、梁丘經,或脫去‘無咎’、‘悔亡’,惟費氏經與古文同,此其相異甚微,故當時亦不特稱費氏《易》為古文易也。至費氏治《易》無章句,此則學派之異,可謂之‘古學’。自后不辨,專重文字,乃稱費氏《易》為‘古文易’。”9作為“古學”的費氏易,在當時影響并不大,只因今古文門戶之爭日劇而逐漸受到人們的抬愛,至東漢因符合學術發展大潮而日漸興盛。

  三、馬融易注對費氏易的發展

  馬融注《易》已佚,據四川大學古籍所編《經學輯佚文獻匯編》記載,清人有六種輯本:朱彝尊《馬氏周易注》,孫堂《馬融周易傳》一卷,張惠言《周易馬氏》,黃奭《馬融易傳》一卷,馬國翰《周易馬氏傳》三卷,胡薇元《周易馬融傳》。

  馬融是費氏學得以流傳的重要人物,馬融注《易》與《費氏易》有許多相同之處,再與后世其他本子比較,多有相似。今本《易經》源于孔穎達的《周易正義》,而《正義》則本于王弼之注本,王弼注本又出于鄭玄,鄭玄則源于馬融,馬融接于費氏易。馬融在古文易的傳承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其貢獻是不言而喻的。皮錫瑞《經學通論》云:“費氏之《易》,不知所自來,考其年當在成、哀間,出孟、京后,王璜即王橫,與王莽同時,為費氏一傳弟子,則必在西漢之末矣,費氏無章句,故藝文志不載,《釋文》有費直《章句》四卷,當屬后人依讬。費氏專以彖、象、系辭、文言解經,與丁將軍《訓故》舉大誼略同,似屬《易》之正傳。而漢不立學者,漢立學皆今文,而費氏傳古文。漢人重師授,而費氏無師授,故范升曰:京氏既立,費氏怨望。則東漢初有欲立費《易》者,而卒不立,陳元傳費《易》,或即欲立費《易》之人,正與范升反對者也。陳元、鄭眾、馬融易學不傳,鄭、荀二家稍傳其略,王弼亦傳費《易》,而其說各異,費氏亡章句,止有文字,東漢人重古文,蓋但據其本文,而說解各從其意,此鄭荀王所以各異也。劉向以中古文《易經》,校施孟、梁邱經,或脫去無咎悔亡,唯費氏經,與古文同,此馬、鄭所以皆用費氏?!妒臀摹芬暈巖茲宋藪?,是不知馬、鄭、王之易即費《易》也。王弼盡掃象數,而獨標卦爻承應之義,蓋本費氏之以彖、象、系辭、文言解經。”10馬融如何注《易》?其注與費氏有何相似之處?這里舉馬國翰《玉函山房輯佚書》本所輯,以觀其貌。

  屯

  初九:盤桓。

  盤桓,旋也?!妒臀摹?。又見胡三省《資治通鑒音注》卷八十八。

  屯如邅如。邅,張迎反?!妒臀摹?。乘馬班如,匪寇婚媾?!妒臀摹罰?ldquo;媾,馬本作‘冓’。”

  邅如,難行不進之貌?!妒臀摹?。班如,班旋不進也,言二欲乘馬往適于五,正道未通,故班旋不進也。重婚曰冓??子貝鎩墩濉?。李按:此六二爻爻辭。

  以往,吝。李按:今本《易經》六三爻爻辭是“往吝”,無“以”字。

  吝,恨也?!妒臀摹?。

  蒙

  上九:擊蒙?!妒臀摹罰?ldquo;擊蒙,馬、鄭作‘系’。”

  需

  需,有孚,光亨,貞吉?!妒臀摹吩疲郝?、鄭總為一句。李按:此需卦卦辭。

  上六:入于穴,有不速之客三人來。

  速,召也?!妒臀摹?。

  訟

  有孚窒惕,中吉。中,丁仲反?!妒臀摹?。

  窒,讀為躓,猶止也?!妒臀摹?。李按:此訟卦卦辭?!痘剖弦菔榭肌肺?ldquo;有孚咥惕,中吉。咥,讀為躓,猶止也。”

  其邑人三百戶,無眚。李按:此九二爻爻辭。

  眚,災也?!妒臀摹?。

  渝,安貞吉。渝,以朱反?!妒臀摹?。李按:此九四爻爻辭。

  渝,變也?!妒臀摹?。

  上九:或錫之鞶帶,終朝三褫之。

  鞶,大也,旦至食時為終朝?!妒臀摹?。鞶帶,大帶衣也?!犢誥饕濉?。

  師

  師,眾也。李按:此彖辭中語。二千五百人為師?!妒臀摹?。

  以此毒天下。李按:此彖辭中語。

  毒,治也?!妒臀摹?。

  否臧。李按:此初六爻爻辭中語。否,方有反?!妒臀摹芬?、鄭、王肅。

  馬融所注之《易》失傳,清人雖有輯佚,但亦不足呈現整體思想。弟子鄭玄注《易》雖無完本,但以爻辰法解《易》僅存其一家。清儒以為鄭玄獨創,其實不然,看《漢書·律歷志》即可明白,西漢亦有此說。劉大鈞《周易概論》說:“用‘爻辰’與天上星宿相值,此法更不會是鄭玄自造,若考淵源,鄭玄此說恐怕必有傳授。我們知道,鄭玄從馬融學《易》,而馬融即以天象注《易》文。例如《經典釋文》引馬融注《彖·無妄》之‘天命不佑’一句,曰:‘天不右行。’注《明夷》六二爻之‘明夷,夷于左股’一句,曰:‘日隨天左旋也。’《周易正義》孔疏引馬融注《系辭》之‘大衍之數五十,其用四十有九’曰:‘《易》有太極謂北辰也,太極生兩儀,兩儀生日月,日月生四時,四時生五行,五行生十二月,十二月生二十四氣。北辰不動,其用四十有九,轉運而用也。’雖寥寥數條,但鄭氏的‘爻辰’的天文星象、五行、十二月都有了。故鄭氏‘爻辰’之說,可能源于馬融。”11《費氏易林》、《周易分野》,其內容就是以八卦與干支相配合,從劉氏所論來看,今本《周易》與《費氏易》有很深的淵源。

  東漢雖然還有人在傳授梁丘《易》,但總來說已經沒落了,而馬融為費氏古文《易》做“傳”,弟子鄭玄作注。荀爽又為之作傳,故費氏《易》在東漢的傳授盛極一時。之后王弼以道家思想注釋費氏《易》,風行天下,使得西漢施、梁丘二家之《易》隨后消亡,永嘉之后不見其傳。至唐,雖有孟氏、京氏之《易》,書雖存而無傳授者,孔穎達統修《五經正義》,惟取王弼所注費氏《易》為底本。今天所流行者《易》注之本,實乃源于費氏,而馬融由于其釋經著作不傳,故而后人忽視了他的橋梁作用,實屬不該。在漢代古文易學發展史上,馬融易學是一個不可或缺的重要環節。清末人廖平在其《古學考》中也說:“馬融以后,古乃成家,始與今學相敵,許、鄭方有今古之名。”12古文經學之確立而能與今文經學相抗衡,馬融就是一個標志。

  馬融之易學傳于康成,清人陶方琦作《鄭易馬氏學》就持此觀點,其文見《叢書集成續編》經部易類,陶氏于《自序》中云:“劉向以中古文《易》校‘三家’,惟《費氏易》經與古文合,《隋書·經籍志》:梁有漢單父長費直注《周易》四卷,亡。與《漢書·儒林傳》所稱:無章句,徒以《彖》《象》《系辭》十篇、《文言》解說上下經者不合,大抵為費學者附益之。東漢之世,其學獨盛,陳元、鄭眾皆傳費學,馬融、??黨芍釗褰暈?,故今《易》乃費氏經也?!堵硎弦狀?,《七錄》云九卷?!端迨?middot;經籍志》:梁有漢南郡太守馬融《注》一卷(一乃十字之誤也),亡?!妒臀?middot;敘錄》及唐《藝文志》皆有馬融《傳》十卷,其書久佚,見于《釋文》《正義》《集解》,三書者猶可略見,馬氏之易授于鄭君,‘吾道其東’。自循師訓,馬、鄭皆為費氏之學,立說必合,惜兩書并亡,鮮可演闡。荀悅《漢紀》云:‘馬融著<易解>,頗生異說。’故鄭君注《易》,多遵費氏古文,而解義每尊馬氏,當仁不讓,折衷于是,故鄭易為大成,而馬氏乃其先彟也?!斷蕩恰罰?lsquo;大衍之數五十,其用四十有九。’馬君解曰:‘易有太極,謂北辰也。太極生兩儀,兩儀生日月,日月生四時,四時生五行,五行生十二月,十二月生二十四氣。北辰居位不動,其余四十九轉運為用也。’其注《無妄》:天命不右,謂天不右行。明夷:夷于左般,謂天左旋。皆與鄭氏爻辰之義相合,稽述淵源,必有授受,遂為《鄭易馬氏學》一卷。”13由此可見,費氏易學、馬氏易學和鄭君易學相承關系,有些不是文字上能證明的那種傳承,而是一種思想甚或是一種方法的傳承。馬融徹廢了今古文的界限,兼注三禮,而且突破了儒家經學的藩籬,注《老子》《淮南子》,更有實際行為的是于“絳帳”“女樂”之中講學,開魏晉清談之風。弟子康成注《易》,同于馬融之處甚多,陶方琦在《鄭易馬氏學》中一一列出鄭玄同于馬融之處。如“革,方琦謹案:《釋文》引《馬氏易傳》曰:‘革,改也。’鄭同?!都狻芬噸R鬃ⅰ罰?lsquo;革,改也。水火相息而更用事,猶王者受命改正朔,易服色,故謂之革也。’鄭義依師說。”14康成為學擇善而從,陳灃《東塾讀書記》曰:“鄭注《周禮》,并存故書今書,注《儀禮》,并存古文今文。……從今文則注內疊出古文,從古文則注內疊出今文。”為什么鄭注行而他經廢?原因就在于他從馬融那里繼承的網絡眾家,擇善而從之。

  四、馬融所承易注對學風之扭轉

  馬融通今古文經學,能把今文經學的章句之學和古文經學的訓詁之學結合起來,但整體治學風格是力倡古文經學的。許慎就受到馬融的敬重,他撰《五經異義》,尤其是所撰《說文解字》十四篇,為漢代古文經學訓詁之集大成者,對中國文字學的研究起到了極大作用。錢穆在《兩漢博士家法考》中有一個觀點:“許慎既從學于逵,則其所稱《尚書》古文,亦當與馬、鄭相同,蓋同本之于杜林也。”15馬融在給《易》作注時有自己的特色,采用古文本,亦用今文之學,追求樸素求實的學風,體現了今古文融通的大家風范。從現存的易學典籍看,以易例注易,是很多易學家均采用的方法之一,京房、馬融、荀爽、虞翻、鄭玄等皆使用過爻位注《易》,王肅更是繼承了馬融的許多易學成果,在其《易注》中有許多注釋,都是王肅直接沿用馬融之說。馬融于古學還有一個貢獻,就像張惠言所說的:“傳《費易》者,前漢王璜、后漢陳元、鄭眾皆無書,有書自馬融始。”16古文經學以前都是口授以傳,自馬融始而有書傳世了,此亦為大功一件,值得表彰。

  清代學術史上有漢學與宋學之分,宋學長于義理,漢學長于考據訓詁。其實所謂漢學,初實指馬融、鄭玄之學,馬、鄭同為訓詁大家,漢學之泰斗,對后代的注疏影響,至為深遠。馬融之所以為訓詁大家,是謂有容乃大之使然也。正象章權才的《兩漢經學史》所說:“馬融注《易》本源費氏,但又雜有子夏、孟氏、京氏、梁丘之說;注《尚書》則有取鄭興父子與賈逵之說者;注《春秋》則對賈逵、鄭眾之說頗有取舍;注《論語》亦兼用《韓詩》說;”“可見馬融釋經兼采今古文。”17比如,《易·革》九五“大人虎變,未占有孚。”李鼎祚《周易集解》引馬融注曰:“大人虎變,虎變威德,折沖萬里,望風而信,以喻舜干羽,而有苗自服;周公修文德,越裳獻雉。故曰未占有孚矣。”“周公修文德,越裳獻雉。”出自伏生《今文尚書大傳》。比如,《豫》六二:“介于石”。陸德明《經典釋文》云:“介音界,纖介,古文作砎,鄭古八反云謂磨砎也。馬作扴,云觸小石聲。”此馬融不同古文也?;褂幸惶蹌芩得魑侍獾牟牧鮮搶鍆茉凇堵砣謨攵壕А匪檔降?,關于對《詩經·周南·樛木》的解釋,《釋文》云:“馬融、韓詩本作朻。”陳奐《毛詩傳疏》云:“馬治毛詩,其所據作朻木,與韓詩同。”胡承珙《毛詩后箋》亦云:“馬習魯詩,疑魯本作朻,與韓同也。”18由此可見,馬融釋經是兼采今古文之說,實為鄭玄注經融匯今古文之先導,其注經重視考據訓詁的嚴謹學風,對明后期到清代的治學風氣扭轉也起到了至為重要的作用。

  馬融在整個漢代經學的轉變中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古文易學的闡釋只是其中的一個方面,他之所以能遍注群經,也是由于他受到各方面思想的影響,并對后代學術的發展起到引領的作用。侯外廬在《中國思想通史》中說:“兩漢經學的結束的顯明的表現,就是經今古文學的合流。而時代思想的主流,則已經開始向著玄學方面潛行了。在這一點上,馬融恰是這一時代思潮轉捩的體現者。……馬融是‘外戚豪家’‘才高博洽’‘達生任性,不拘儒者之節’‘終以奢樂態性,黨附成譏’(指‘為梁冀草奏李固’);證以他告友人語,這記載是沒有錯的:‘融既饑困,乃悔而嘆息,謂其友人曰:‘古人有言,左手據天下之圖,右手刎其喉,愚夫不為。所以然者,生貴于天下也。今以曲俗咫尺之羞,滅無資之軀,殆非老莊所謂也。’故往應(鄧)騭召。’(《后漢書·馬融傳》)‘老莊所謂’,即指‘生貴于天下’。由此觀之,他不但撤廢今古文學的限界,兼注三禮,而且突破經學的藩籬,崇奉老莊(他也注老子淮南子);不但他談的老莊之學為后來清談的主要內容,而且于‘絳帳’‘女樂’之中講學,也開魏晉清談家破棄禮教的風尚。這里,由儒家的經學大師口里提出了老莊所謂的‘生貴于天下’,實足以指示社會思潮正將轉向的步驟!”19可見,東漢后期學風轉變,也與馬融崇尚老莊有一定的關系,這也是魏晉玄學的先聲。馬融除受莊子思想影響而外,還有讖緯思想的影子,《后漢書·馬融傳》說“融集諸生考論圖緯,聞玄善算,乃召見于樓上。”其實,馬融訓詁的成就,其源在于思想的引領。

  注釋

  1[漢]司馬遷《史記》第7冊,北京:中華書局,1959年,第2211頁。
  2[清]皮錫瑞《經學通論》,北京:中華書局,1954年,第23頁。
  3徐復觀《中國經學史的基礎》,北京:九州出版社,2014年,第93-94頁。
  4董治安主編,劉曉東、王承略副主編《兩漢全書》第八冊(唐子恒、李士彪整理),濟南:山東大學出版社,2009年。
  5尚秉和《易說評議》,北京:光明日報出版社,2006年,第8頁。
  6楊樹達《說文引經考序》,載其所著《積微居小學述林》,北京:中華書局,1983年,第291頁。
  7《徐復觀全集》所載《中國經學史的基礎》《周官成立之時代及思想性格》,北京:九州出版社,2014年,第96-97頁。
  8見《古籍整理研究學刊》,2002年第5期。
  9錢穆《兩漢經學今古文平議》,北京:商務印書館,2001年,第252頁。
  10[清]皮錫瑞《經學通論》,第23頁。
  11劉大鈞《周易概論》,成都:巴蜀書社,1999年,第155頁。
  12廖平《古學考》,景山書社,《辨偽叢刊之一》,1935年,第32頁。
  13陶方琦《鄭易馬氏學》,《叢書集成續編》,上海:上海書店,1994年,第1頁。
  14同上,第4頁。
  15錢穆《兩漢經學今古文平議》,北京:商務印書館,2001年,第253頁。
  16吳承仕《經典釋文序錄疏證》,北京:中華書局,1984年,第37頁。
  17章權才《兩漢經學史》,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1990年,第246頁。
  18徐靜芝等《經學論文集》,臺北:黎明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1981年,第144頁。
  19侯外廬《中國思想通史》,人民出版社,1957年,第328、329 頁。

相關文章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