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標簽:代寫本科論文 寫作發表 工程師論文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當前位置: 浙江快乐彩号码 > 文學論文 > 余華隱喻創作的形式特征、敘事特征及內容特征

浙江快乐彩一定牛彩:余華隱喻創作的形式特征、敘事特征及內容特征

時間:2018-04-09 17:01作者:羽沫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余華隱喻創作的形式特征、敘事特征及內容特征的文章,先鋒時期的余華和其他先鋒作家由于主客觀原因而不得不將作品穿上先鋒的外衣, 但文學的本質未改變。遵循文學規律, 從先鋒文學怪異的特征中探尋隱秘的喻指, 才是文學解讀的陽關大道。

浙江快乐彩号码 www.dxzlh.com        論文題目:余華隱喻創作的形式特征、敘事特征及內容特征
 

  摘要:余華先鋒時期的創作被解讀為形式主義的冒險。余華卻認為其是采用“虛偽的形式”的真實的隱喻創作。余華先鋒時期隱喻創作的特征在形式上表現為語言的不確定性, 結構為世界結構, 時間為現在性;在敘事特征上表現為主觀強硬, 表達客觀真實和黑冷風格;在敘事內容上表現為否定常識真實, 建構內在真實, 體現悲憫情懷。認清余華先鋒時期隱喻創作的特征是正確解讀余華作品的關鍵。

  關鍵詞:余華; 隱喻; 主觀表達; 內在真實;

  評論界一般認為余華的先鋒創作時期始于1986年的《十八歲出門遠行》, 止于1991年的《在細雨中呼喊》。其間與余華齊名的馬原、格非、蘇童等作家的作品被視為先鋒文學。余華針對始于《十八歲出門遠行》這段時期的寫作和先鋒文學的關系說道:“應該說《十八歲出門遠行》是我成功的第一部作品, 在當時, 很多作家和評論家認為它代表了新的文學形式, 也就是后來所說的先鋒文學。”[1]當時的評論家如年輕的陳曉明曾撰寫《無邊的挑戰》研究先鋒文學, 認為中國先鋒文學創作是在20世紀80年代后期“不得不走上形式主義革命的冒險道路”[2]的無奈之舉, 而其中的具有藝術抱負的“年輕一代作家改寫了小說的定義, 并且改變了人們的感覺方式和閱讀方式。”[2]1順理成章, 陳曉明在該書的正文中用敘事革命的冒險遷徙、臨界敘述、多形式話語、空缺與重復、過剩與匱乏以及象征精神救贖與逃逸的破裂與見證、超越與認同、幻想與逃亡、無望的救贖、歷史的頹敗來概括先鋒文學的后現代性, 指出其為“挑戰”當時依然嚴密的文學制度化體系的一次藝術革命。

  但是余華本人對藝術革命的說辭卻不認同, 他說:“我一直認為中國的先鋒文學其實只是一個借口, 它的先鋒性很值得懷疑。”[1]1061989年9月28日《羊城晚報》的一篇訪談中談到余華“一再向記者表示, 在文章中千萬不要說他是先鋒派”[3]。余華對先鋒文學的懷疑和否定基于他對文學的認識和對自己創作的認識, 他不認為自己的創作是形式的革命, 而只是文學真實的表達而已:“就我個人而言, 我寫下這一部分作品的理由是我對真實性概念的重新認識。”[1]106余華自稱其創作是真實的表達, 即真實的隱喻:“我開始使用一種虛偽的形式。這種形式背離了現狀世界提供給我的秩序和邏輯, 然而卻使我自由地接近了真實。”[1]165由于這種真實是一種不同于慣常的真實概念, 所以其創作的特征就必須從其表達真實的隱喻方式來認識, 而不能從單純的形式革命論及。

  但無論是余華重新認識的真實性, 還是先鋒文本的隱喻, 都有激烈反對的聲音。例如, 何平對余華所言之真實以及先鋒文學的抨擊:“說到底, 所謂文學就是對現實的重建, 如果不是劫持, 那么我們在怎樣的意義上去在紙上書寫‘文學’的現實——‘虛偽中的現實’呢?可不可以說是身體記憶和現實的誤差, 或者是文字和身體記憶的誤差?文學的魅力是不是因為誤差滋生的未知、未完成的迷幻和不確定?也正是從這里, 我看到了, 先鋒文學使‘現實’獲得解放的絕處逢生, 以及先鋒文學走向對‘現實’肆意妄為之后的末路。”[4]

  可見, 從余華本人對先鋒性的懷疑以及何平對余華文學觀念連同整個先鋒派的懷疑來看, 將余華先鋒時期隱喻創作的特征闡釋清楚是非常必要的。

  一、余華隱喻創作的形式特征

  余華先鋒時期小說的形式特征在語言上被陳曉明概括為能指詞和所指意義脫節, 因而在敘述意指上產生了一種追蹤那永遠不可企及的終極的確定狀態的“埃舍爾圓圈”;在敘事結構上屬于故事向感覺敞開, 從而表現為現實的感覺和幻覺再和夢境中的想象混合一體的存在徹底感覺化和真實飄忽不定的感覺之流;在敘事時間上, 以語感化的時間侵吞故事里事件發展程序的時間, 而把生活世界的時空弄得面目全非。陳曉明雖然著力去刻畫余華文本的形式特征, 但是終因年輕而不能號準余華先鋒時期隱喻創作的真正脈搏。

  首先, 余華隱喻創作的語言是內涵明晰的不確定語言。這個不確定不是所指不確定, 而是相對于日常語言的不確定。余華認為, 日常語言是含義已經被確定的語言, 這種語言表明了一種平均的理解性, 像海德格爾界定的失去了根基的人云亦云的閑言。事物的輪廓和形態被其生硬規定, 事物失去了個性, 因而世界變成一種純屬現成物性的可重復世界。余華認為日常語言的確定性其實是人為規定的, 因而也是不準確的。其不準確性在于世界的復雜性, 世界事物紛繁復雜, 各種現象神秘莫測, 語言欲對這個錯綜復雜的世界做出終極判斷是勉為其難的。但是語言只有一種, 所以余華隱喻創作的語言在表現非人為規定的世界的真實時, 表現出了不同于具有明確指向的日常語言的不明確性。但這種不明確實質上卻是更準確的語言, 不是能指與所指的脫節, 更不是一種所謂的“埃舍爾圓圈”, 相反, 其明晰的所指是尚未被人為規定的世界本身。余華指出了這種不明確語言的明確性特征:“為了表達的真實, 語言只能沖破常識, 尋求一種能夠同時呈現多種可能, 同時呈現幾個層面, 并且在語法上能夠并置、錯位、顛倒, 不受語法固有序列束縛的表達方式。”[1]171

  其次, 余華隱喻創作的敘事結構是破壞常理和放棄現實事實框架的世界結構。余華隱喻創作的敘事結構不同于傳統小說的故事真實性和現實性, 因此被陳曉明認為是敘述向感覺還原。但其實不然, 余華的創作非但毫無感性傾向, 并且是徹底的理性。在《世事如煙》之前的作品中, 事件的呈現結構雖然表面上還屬于事實框架的模仿, 基本保持情節的遞進、連接的現實必然性, 但是具體的故事構成成分卻是那些違背常理的事件。余華之所以選擇違背常理的事件構成作品, 恰是在于其能表達其對世界結構的理性認識, 而小說中這種對常理的破壞就是體現其思考世界結構的重要標志。余華認為世界不由常理推斷, 有其自身的規律, 常理并非真理。所以余華對世界異于常理的理解就變成了其創作的文本結構, 為此他說道:“這種理解事實上就是結構”[1]172。這也證明了余華作品的結構跟感性毫不相關。在余華看來, 任何一個進入作品中的事實都是一個世界的象征, 甚至在《世事如煙》之后作品中的并置、錯位的結構方式也依然是世界結構的道說方式而不是現實、幻覺和夢境的混合體。余華自己清楚地說明了這一點:“ (表面上采用并置、錯位的結構方式) 但實質上, 我有關世界結構的思考已經確立, 并開始脫離現狀世界提供的現實依據。我發現了世界里一個無法眼見的整體存在, 在這個整體里, 世界自身的規律開始清晰起來”[1]173。所以, 余華先鋒時期作品的結構并非感覺結構而是世界結構:“我有關世界的結構開始重新確立, 而《世事如煙》的結構也就這樣產生。”[1]174

  最后, 余華隱喻創作敘事時間是現在性和世界結構性的。在我們生活中有過去、現在和未來的分別, 這是物理時間, 它衡量日月星辰空間位置的變化以及指認生命周期的特點, 但不改變事物的本性。傳統文學中的插敘、倒敘也僅是現實物理時間的再現而同樣不表達世界之是。余華對時間有不同于物理時間的全新觀點。

  第一, 時間只具有現在的意義。余華認為, 過去和將來只是現在的兩種表現, 人們真實擁有的只能是現在。余華是在精神世界中領悟到這個觀點的。余華認為過去的經驗是為將來的事物存在的, 其意義產生于將來事物的指引。因此, 在人的精神世界里, 事實的意義和物理時間無關, 只和事實本身有關。當事物的意義只在事物和事物之間而不是在過去和未來之間傳遞時, 時間就失去了意義。當時間的固有意義在精神世界中被取消時, 常識提供的價值就變得搖搖欲墜, 而舊事物新的意義就產生了。同時, 當時間被取消后, 事物間的意義關系則只能在現在的層面發揮其意義, 所以余華作品的時間性就表現為現在性:“我所有的創作都是針對現在成立的, ……在這個意義上, 一切回憶與預測都是現在的內容, 因此現在的實際意義比常識的理解要來得復雜。”[1]170第二, 時間是世界結構。余華認為世界的意義是世界中各種事實的意義構成的, 而事實又在現在的時間中存在, 所以時間是一個過去完整世界的代表。當然這里的時間已不是現實意義上的時間了。由于任何一個事件都在物理時間上存在, 因此在作品結構遵循世界結構的時候必然表現為時間錯亂的特征, 所以余華的作品表現為時間分裂、錯位、重疊等時間結構方式。這個表面上時間錯亂的結構其實是遵循精神的邏輯來重新排列時間的, 而精神的邏輯就是世界結構的邏輯?!洞宋南贅倥盍肪褪怯嗷家允奔渥魑峁溝淖髕? 它充滿錯亂的時間, 但建構了一個全新的世界, 一個作家的雙重人性同文學關系的世界。

  二、余華隱喻創作的敘事特征

  陳曉明在《無邊的挑戰》中概括了余華先鋒時期隱喻創作的敘事特征。他認為在敘述者方面, 寫作的主體已不復存在, 從而寫作由創作關注“寫什么”向寫作關注“怎么寫”的創作向寫作退化;在敘述視角方面, 敘事感覺成為故事線性滑動的樞紐, 并且故事被事實情境催化, 依靠變異的感覺而使得故事變得難以解析甚至不可解析;在敘事風格上, 把怪異、荒誕、罪惡、丑陋、宿命等摻合在一起, 組成一個陰冷幽暗的地獄, 把感覺、幻覺、預感、夢幻構成敘事的原材料, 并且非常認真而冷漠地玩弄這些殘缺不全的碎片, 任意越過歷史的存在和事實的時間順序。剛過而立之年的陳曉明只看到了現象, 沒有看到本質, 遺憾地與余華文本敘事特質的正確解讀失之交臂。

  首先, 余華在先鋒時期的敘事是主觀強硬敘事。余華的先鋒創作源于他對真實的發現, 而他所發現的真實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很難書寫。余華關于先鋒派出現的說法表明了先鋒書寫是時代造就的真實創作。余華說:“而中國先鋒文學的出現則是1986年以后。中國的先鋒派只能針對中國文學存在, 如果把它放到世界文學之中那只能成為尤奈斯庫所說的后鋒派了。一代年輕的作家開始寫作時, 面對的就是這樣的文學, 事實上說它是文學都是迫不得已”[5]??杉? 余華認為中國先鋒派始于中國文學斷裂, 出于世界不可能出現之時。在這種社會背景下, 余華及其他先鋒作家們只能以敘事革命的方式“反對所處的時代, 反對現有的文學規則。然后他們創造自己的時代, 制定自己的文學規則”[5]。這個文學規則就是對另類真實的另類書寫:“我們則用我們認為最真實的表達方式, 我們用離事物很遠的描述來寫作”[6]。這種離事物很遠的方式書寫并不是陳曉明所說的主體退隱, 而是更加強硬的敘事操控, 對真實更主觀的表達。當然這種敘事操控和主觀表達離不開卡夫卡給他的自由寫作的助攻。余華回憶他當時主觀強硬的寫作方式時說:“最早的時候, 像剛才說到, 卡夫卡給我帶來了自由以后, 我寫了《十八歲出門遠行》那么一批作品。那個時候, 我是一個強硬的敘述者, 或者說是像‘暴君’一樣的敘述者。我認為人物都是符號, 人物都是我手里的棋子。我在下圍棋的時候, 哪怕我輸了, 但我的意愿是要我輸的, 我就這樣下。我贏了, 也是因為我的意愿要我這樣下的。寫《在細雨中呼喊》的時候, 這種敘述方式還沒有變, 還是用過去的那種方式, 就是那種我比較擅長的敘述方式在那兒寫。”[7]

  其次, 余華的主觀敘事不是主觀感覺, 而是客觀真實的主觀表達。雖然余華最初的敘述方式是暴君一樣的主觀, 但這個江洋大盜式的主觀只是敘述方式上的天馬行空, 而不是真實觀念的自由恣肆。其主觀敘述的強硬只是為客觀的真實內容服務的, 因此作品實質上表現為明確的客觀真實性而非如陳曉明所說的隱晦費解。余華如此描述他小說所敘述的真實的實在性:“而欲望和美感、愛與恨、真與善在精神里都像床和椅子一樣實在, 它們都具有限定的輪廓, 堅實的形體和常識所理解的現實性。我們的目光可以望到它們, 我們的手可以觸摸它們”[1]169。對精神中描述的這種實在性, 余華也給出了明確的說明。余華說:“當我開始回憶多年前某樁往事, 并涉及那樁往事有關的陽光時, 我便知道自己敘述中需要的陽光該是怎樣的陽光了。正是這種在陰沉的天空里顯示出來的過去的陽光, 便是敘述中現在的陽光。”[1]170這是通過客觀書寫主觀的方式, 反過來也讓余華主觀的書寫產生了客觀敘事的結果。

  最后, 客觀真實造就余華的黑冷敘事風格。余華不是通過荒誕的感覺或者怪癖的嗜好而把暴力、死亡、丑陋、恐怖等寫進作品中的, 其黑冷的風格是余華所傳遞的真實必然形成的。余華所體悟的真實是不同于常識的真實, 所以無論他去顛覆常識真實還是重新建構真實都離不開現實中不真實東西的展示。這些不真實的東西就是讀者在其作品中所看到的暴力、死亡、丑陋的東西。余華自己總結他在作品中的這種創作風格:“我在1986、1987年寫《一九八六年》《河邊的錯誤》《現實一種》時, 總是無法回避現實世界給予我的混亂, 那一段時間就像張頤武所說的‘余華好像迷上了暴力’。”[1]167但這不過是余華的調侃之語, 余華的寫作和迷不迷暴力無關, 余華只不過用暴力揭露現實的不真實。余華不無沉重地闡明他的創作初衷:“在暴力和混亂面前, 文明只是一個口號, 秩序成了裝飾。”[1]167所以, 只知余華其然而不知余華所以然, 則對余華作品的解讀必將差之毫厘, 謬以千里。

  三、余華隱喻文本的內容特征

  陳曉明對余華先鋒時期文學創作的內容基本上是否定的, 認為其沒有對個體存在, 乃至對人體存在的自信, 把孤獨、痛苦之類的情感化解到語詞的修辭快感和一系列荒誕的生活情景中去了。他認為余華作品中的那些人根本就沒有社會性, 更談不上歷史本質。至于他們究竟是誰?從哪里來?想干什么?一概曖昧不清。他們或卷入可悲的陰謀, 或迷戀于暴力, 并且結果必然是死亡。雖然陳曉明的設問和宣判非常犀利, 但卻未必一言中的。解讀余華的作品不能望文生義地從字面意義揣測, 而應從其創作觀念中把握其內容的特征。

  首先, 余華先鋒時期作品的敘事內容具有否定常識真實的特征。至于余華是否迷戀暴力和死亡, 不能簡單地從其書寫的內容中確定, 把作品中書寫的內容等同于作者的愛好是缺少論證的欲加之罪。余華對暴力、死亡等的書寫其實在其創作觀念中能找到緣由。余華的創作觀念是書寫其發現的真實, 而其書寫真實的方法之一就是否定常識真實, 余華曾提到在《現實一種》之前, 這是其主要表現方式。而對常識真實的否定就是關注常識真實所帶來的不真實的后果, 這些后果就是暴力、殘忍、陰謀和死亡。正是這些不該出現的結果出現了, 才說明了其產生者的荒謬、暴力、殘忍等非真實性。余華對他描寫暴力、死亡等的邏輯過程有著清醒的認識。他說正是對現實生活常識的不再相信, 才使他重視另一部分現實, 也就是對混亂和暴力的極端化重視??杉? 余華先鋒前期雖然沒有建構真實, 但卻通過非真實內容的書寫否認了常識真實, 而那些暴力、陰謀、死亡自然成了其作品否定常識真實敘事特征的敘事因素。但這也僅僅是敘事因素而不是敘事內容的特征, 余華的敘事正是用這些敘事因素進行隱喻而否定了常識真實。

  其次, 余華先鋒時期作品內容是在建構內在真實。余華先鋒時期的作品在否認常識真實之余, 還在建構真實。“在《世事如煙》里, 人與人, 人與物, 物與物, 情節與情節, 細節與細節的連接都顯得若即若離, 時隱時現。我感到這樣能夠體現命運的力量, 即世界自身的規律。”[1]174這個世界自身的規律是余華發現的真實, 也是其隱喻表達的真正內容。而這個世界規律并非超越人類社會之外, 其所建構的真實世界規律正是人的存在, 正是我們自己和我們的生活, 而非沒有社會性、歷史性的、不知所來不知何往的曖昧不明的、迷戀暴力的必然死亡者。余華在《虛偽的作品》中解釋了他書寫“我們”的事實及方式, 他提到一些讀者問他為什么不寫寫他們, 他的回答是他已經寫了他們。余華解釋他寫“我們”的方式不是寫他們所從事職業的那類人物, 而是寫作為人的他們。在余華看來, 職業只是人的外衣, 非常不重要??杉? 由于對人的看法不同, 同一個敘事因素, 會出現迥然不同的看法。這是文化休克帶來文學解讀的無奈, 但卻絕不是誤讀文學內容的借口。余華先鋒時期的小說真正內容一直都不是不知所云, 而是關于我們自己寓居世界方式的道說。

  最后, 余華先鋒時期作品內容蘊含悲情和關懷。陳曉明對余華作品給予了最殘酷和冷漠的評價。他說從余華那特有的冷漠敘述里赤裸裸顯示出的最直接的東西只有殘酷。余華殘酷地抓到那些殘酷的事實, 然后不動聲色, 冷漠而細致地敘述, 在敘述與事實之間散發著一股股發霉的死亡氣息, 而這種超距的客觀敘述甚至使你能分明感覺到余華在一旁嘶啞著嗓音冷森森地慘笑。陳曉明的這個評價并不是正面的評價, 他是真的認為先鋒作家沒有了現代主義的苦難意識而只是樂于玩味這個世界的苦難:“他們那種冷漠的超距敘述, 一方面當然來自他們游戲人生的實驗態度;另一方面也要歸結于現實的生活失卻了苦難的悲劇素質。人類的苦難歷程隨同文學的永恒的深度精神的終結而完結, 人生不再悲壯也不特別有意義, 文學不再關心生活世界的價值, 也不關心自身的意義, 它把生活擊碎然后把玩碎片, 它不‘殘酷’才奇怪呢?”[2]191但是真正的余華非但不冷漠而且充滿關懷, 不但不殘酷而且其作品中飽含悲情。關于冷漠, 余華是這樣解釋的:“我喜歡這樣一種敘述態度, 通俗的說法便是將別人的事告訴別人。而我努力躲避另一種敘述態度, 即將我自己的事告訴別人, 即便是我個人的事, 一旦進入敘述我也將其轉化為別人的事。”[1]171余華自稱其為無我的敘述方式, 他這是用陰沉的天空展示陽光。如果余華是展示陽光的, 那么其敘述里天空的陰沉被描述為冷漠就是比竇娥還冤的。霄壤之別, 余華敘述的冷漠其實是更大的關懷和慈悲, 這是余華作品中一直深深傳遞的內容。他曾這樣說過:“因為文學的力量就是在于軟化人的心靈, 寫作的過程直接助長了這樣的力量, 它使作家變得越來越警覺和傷感的同時, 也使他的心靈經常地感到柔弱無援。”[8]他還這樣說過:“作家必須關注現實, 關注人群的命運, 這也是在關注他自己, 因為他孕育在人群之中, 置身于現實之間, 所有發生的, 都與他休戚相關。”[8]

  先鋒時期的余華和其他先鋒作家由于主客觀的原因而不得不將作品穿上先鋒的外衣, 但文學的本質從沒有改變。遵循文學規律, 從先鋒文學怪異的特征中探尋隱秘的喻指, 才是文學解讀的陽關大道。

  參考文獻

  [1]余華.沒有一條道路是重復的[M].北京:作家出版社, 2008:106.
  [2]陳曉明.無邊的挑戰---中國先鋒文學的后現代性[M].長春:時代文藝出版社, 1993:1.
  [3]徐林正.先鋒余華[M].杭州:浙江文藝出版社, 2003:22.
  [4]何平.可疑的先鋒性及“虛偽的現實”[J].小說評論, 2015 (3) :45-48.
  [5]余華談先鋒派[J].當代作家評論, 1996 (1) :122.
  [6]余華訪談:我永遠是一個先鋒派[EB/OL] (.2006-03-25) [2017-06-15].//blog.sina.com.cn/s/blog_4901f358010002g7.html.
  [7]洪治綱.余華研究資料[M].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 2006:19.
  [8]余華.文學是怎樣告訴現實的[EB/OL] (.2014-03-25) [2016-05-11].//blog.sina.com.cn/s/blog_5143946c0101jlyd.html.

相關文章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網站地圖 |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服務承諾| 服務報價| 論文要求 | 浙江快乐彩号码 | 服務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