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標簽:代寫本科論文 寫作發表 工程師論文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當前位置: 浙江快乐彩号码 > 文學論文 > 中國文學發展的現狀、優勢及出路

浙江快乐彩官网:中國文學發展的現狀、優勢及出路

時間:2019-05-14 09:37作者:曼切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中國文學發展的現狀、優勢及出路的文章,中國自近代以來一直在向西方學習, 這種學習顯然是基于我們“落后”的判斷。有什么樣的判斷就會有什么樣的對策。近代以來, 中國在與西方的比較中對自身的判斷有很多是正確的, 但也有很多誤判, 誤判導致中國走了很多彎

浙江快乐彩号码 www.dxzlh.com   摘    要: 當今中國文學和過去相比處在最好的狀況, 和外國文學相比處于先進的地位。它表現為多元共生的格局, 品類繁多, 層次豐富, 在每一級層上都達到了很高的水平。中國是文學人口第一大國, 中國文學從業人員特別多, 能夠保障各種文學的生存。漢語在文學的層面上是復雜的語言, 其深奧以及精微性、詩性等決定了它特別適合于文學創作。中國目前實行的文學制度是有利于文學繁榮和發展的, 中國當下的環境可以說是最好的文學環境, 這是一個適合產生偉大作家和偉大作品的時代。中國當代文學最大的困境是海外傳播與接受和消費的問題, 我們需要建立流暢、健全的國內消費機制, 開拓中國當代文學的海外傳播和消費市場, 深層次地解決外國人對中國文學的接受問題。應該重新看待“流行文學”, 重新審視它、正視它, 并解決這個問題。

  關鍵詞: 中國文學; 新文學; 工農兵方向; 文學經濟;

  Abstract: Contemporary Chinese literature is not only in the best condition in history, but also in an advanced position compared with foreign literature. It has reached a high level in different manifestations such as its diversities of symbiosis, multiple categories, and varieties of gradations. China has the largest literary population in the world and the great number of literature practitioners can ensure the existence of various literary forms. Chinese is a complex language on the level of literature with a deep, subtle, and poetic nature, which determines that Chinese is especially suitable for literary creation, and can express complex thoughts and emotions. The current literary system in China is conducive for the prosperity and development of literature, and the current environment is arguably the best literary environment. The present era is an age suitable for producing great writers and great works. The greatest dilemma for Chinese contemporary literature lies in its transmission, acceptance and consumption overseas. To cope with these difficulties, we need to establish a fluid and sound domestic consumption mechanism, promote the overseas communication and expand consumption market of Chinese contemporary literature. As for popular literature, we should reexamine it, face it and thus eventually solve it.

  Keyword: Chinese literature; New Literature; direction of workers, peasants and soldiers; literary economy;

  中國文學目前究竟是一種什么樣的狀況?中國文學目前面對的最大困難是什么?出路是什么?這些都是宏大問題, 雖然極復雜但不可回避, 也非一篇文章可以回答, 但我們需要這樣的判斷。本文即嘗試進行這種宏觀判斷并具體分析。

中國文學發展的現狀、優勢及出路

  一、中國文學的繁榮現狀

  中國自近代以來一直在向西方學習, 這種學習顯然是基于我們“落后”的判斷。有什么樣的判斷就會有什么樣的對策。近代以來, 中國在與西方的比較中對自身的判斷有很多是正確的, 但也有很多誤判, 誤判導致中國走了很多彎路。比如面對西方強大的軍事力量時, 我們的判斷是, 中國“器”不如人, “技”不如人, 但我們的文化和社會制度比西方優越, 對于鴉片戰爭的中國失敗, 我們的判斷是因為英國人有洋槍洋炮, 基于這一判斷制定的路線可以概括為“中學為體”“西學為用”, 也即政治、思想和文化上排斥和拒絕西方, 而在科學和技術上學習西方, 歷史事實就是洋務運動。洋務運動是正確的, 中國的軍事裝備以及工業制造等得到巨大的發展, 中國甚至建立起了當時世界上非常強大的海軍, 但強大的海軍并沒有給我們帶來中日海戰的勝利, 反過來說明當時有誤判。民國初, 知識分子對中國的基本判斷是, 中國不僅經濟上、政治上落后于西方, 而且文化上落后于西方, 中國落后的根源不在于經濟、不在于科技, 而在于國民素質, 要提高國民素質, 就要搞文化啟蒙, 所以就有了歷史上的五四新文化運動。新文化運動絕對是正確的, 它導致中國社會的現代轉型, 建立起了不同于中國傳統的現代思想文化體系。但說民國初的中國文化比西方文化落后, 這樣的判斷顯然過于籠統, 中西方文化在當時主要表現為一種品質和特征上的差異, 中國文化單從本身來說不能稱落后, 中國傳統文化與現代社會特別是現代政治、經濟、教育以及科學技術等西方事物只是不相匹配而已。我們可以說中國文化總體上落后或者不適應現代社會發展, 但不是所有的元素都是落后的, 都不適應現代社會, 比如文學、語言文字就不能簡單地用“落后”來定性, 文學和語言文字與經濟、政治、科學技術之間的關系不是直接的, 更不是簡單成比例的。現在回頭看, 當時認為中國文學“落后”這是明顯的誤判, 這種誤判導致五四新文化對中國傳統文學采取激進的否定態度和行動, 中國文學在向現代性發展和進步的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損害, 比如文學上的與傳統斷裂、文論上的失語癥等都可以說是“誤判”造成的。

  我認為, 當下中國在經濟實力、科技實力、綜合實力等很多方面都落后于西方, 特別是落后于美國, 有些方面還落后很遠, 但中國文化不能簡單地說比西方文化落后。如何定性現代中國文化, 如何評價現代中國文化, 學術界有爭議, 知識階層很多人對“文化自信”實際上是存疑的。但文學方面, 我認為卻是無可置疑地可以自豪和自信的, 比起自然科學、技術科學、教育等, 我認為中國文學不用妄自菲薄, 是真“厲害”。中國文學自古以來就非常發達, 有著輝煌的歷史, 現代文學也是非常繁榮的, 20世紀80年代之后恢復五四傳統, 90年代之后迅速達到巔峰狀況。當下中國文學和西方文學有差異而不是差距, 差異主要是風格、文學精神、文學的內容和形式上的, 而不是經濟和科學技術那樣的落后。在科學上, 高端芯片、光刻機、航空發動機等, 我們就是造不出來, 但文學上不存在這樣的情況, 西方文學我們都可以學習借鑒, 但中國文學有些內容, 西方卻學習不了。

  諾貝爾獎被認為是代表了世界科學研究和文學創作的最高水平, 它也是中國學術界長期以來談論的一個熱門話題。直到2010年, 還有人說中國要拿到諾貝爾獎, 至少要20年甚至更長的時間, 但這里的諾貝爾獎似乎不包括文學獎。其實中國文學的情況要遠好于自然科學以及經濟學。2010年, 筆者在《中國離諾貝爾文學獎究竟有多遠?》一文中說:“今天, 中國文學對于諾貝爾文學獎來說不論是文學成績還是外部條件都非常成熟, 可以說中國作家已經非常接近諾貝爾文學獎。……我認為, 余華、殘雪、莫言、賈平凹、李銳、王安憶、閻連科等都是世界級的作家, 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獲獎都不會讓人感到太意外和突然。”[1]兩年后, 莫言就獲獎了。當然, 五年后屠呦呦也獲醫學獎了。關鍵在于, 在莫言之前, 高行健雖然以法國作家得獎, 但諾貝爾文學獎獎勵的其實是中國文學, 因為高行健的很多重要作品都是在中國寫的, 是在中國發表或者出版的, 是用中文寫作的。在之前, 已有中國作家如沈從文與諾貝爾文學獎失之交臂。像莫言這樣級別的作家, 中國今天其實有一批, 比如余華、賈平凹、劉震云等。而自然科學領域, 除了“青蒿素”之后, 只有一個“胰島素”達到了諾獎級別。這說明, 中國文學在整體上達到了很高的水平, 絕不在西方之下, 在世界文壇上有很高的地位, 并且是持續性的, 是長期積累形成的, 有悠久的歷史傳統。那么, 中國文學目前究竟處于一種什么樣的狀況?我認為, 中國文學當下非常繁榮, 既是“高原”, 也有高峰。這可以從兩方面來說, 與歷史相比, 空前的繁榮;與國外相比, 處于先進的地位。

  中國古代文學和西方古代文學是各自獨立發展的。比較起來, 中西方古代文學各有特色, 各有成就, 對人類文學的貢獻各有千秋。中國古代文學在漫長的歷史發展過程產生了無數的經典作家和作品, 文類也非常發達, 對世界文學作出了巨大的貢獻。近代以后, 中國因為政治、經濟、軍事上的落后, 被迫向西方開放和學習, 中國在西化也即現代化的大勢下, 文學也向西方學習。中國文學向西方學習, 主要有三個原因:一是被政治、經濟、軍事上向西方學習所裹挾。中國近現代向西方學習經歷了一個從器物到制度到文化的逐漸深入的過程, 開始只是選擇性地學習, 開放某些方面, 封閉某些方面, 后來則是全方位地開放, 所有的方面都向西方學習, 文學也被迫全方位地向西方開放, 所以, 近代中國文學向西方文學學習, 很大程度上不是文學本身的原因, 而是文學以外的原因。二是表達現代生活、現代思想的需要。中國自近代以來, 向西方學習, 中國人的思想、思維方式、生活方式, 中國的社會結構、社會面貌等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可以籠統地說是“西化”了, 也可以說“現代化”了, 為了反映這種現實, 中國文學向西方文學學習不僅僅只是學習文學, 更重要的是學習文學以外的思想與文化。三是豐富、發展中國文學。中西方古代文學是平行發展的, 各有特點, 具有互補性, 站在中國本位立場, 西方文學不論在內容上還是形式上都有很多地方值得我們學習和借鑒, 學習西方文學可以大大豐富和完善中國文學, 可以發展中國文學, 學習西方文學只要不以否定中國文學為前提, 怎么學習都是合理的。所以我們可以看到, 自近代以來, 中國文學之所以向西方文學學習, 并不是因為西方文學先進, 或者中國文學落后, 而是中國政治、經濟和文化的需要, 也是文學本身的多元互補的需要, 這和經濟、軍事上的學習具有根本性的不同, 學習西方文學, 不是用西方文學取代中國文學, 而是用西方文學豐富和發展中國文學。

  中國文學自向西方文學學習以來, 已經有一百多年的歷史, 大致梳理這個過程我們可以看到, 近代中國文學以中國傳統文學為主, 以學習西方文學為輔。五四新文學革命, 變革語言, 變革文體形式, 思想上現代化, 建立了不同于傳統文學的“新文學”, “新文學”本質上是西化的文學, 但“新文學”有一個逐漸向中國傳統文學回歸的過程, 這個過程也可以說是逐漸成熟的過程。我們可以看到, 五四時期文學革命激烈地反傳統破壞傳統, 但之后新文學更多的是吸收傳統消化傳統, 到了20世紀三四十年代, 中國的“新文學”可以說非常成熟了, 文體非常成熟, 思想非常成熟, 藝術上非常成熟, 產生了一大批優秀的作家, 魯迅、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曹禺、趙樹理、張愛玲、沈從文、艾青、錢鐘書等都稱得上是偉大的作家。偉大的文學時代文學大師都是成群出現的, 或者說判斷一個時代的文學是否偉大, 就看他是否有成群的文學大師, 中國現代文學就是一個大師成群的時代。

  20世紀50年代之后, 中國文學更多地向蘇聯文學學習, 同時進一步向中國文學傳統回歸, 表現為通俗性、大眾化等特征。到60年代, 由于特殊的原因, 中國文學完全對西方文學相當隔膜, 加上對中國古代文學傳統、對新文學傳統和西方文學的否定, 中國文學進入低谷。但隨著8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 中國文學迅速地走出低谷, 迅速地恢復到現代水平并繼續前行, 90年代之后完成了學習并開始超越, 到了新世紀可以說是非常繁榮。目前, 中國在經濟上、軍事上、科技上、教育上總體落后于西方, 而且有些領域差距還非常大, 但在文學上, 某種意義上我們可以說超越了西方。與西方文學相比, 中國文學更多元化, 具有豐富的層次, 而且在每一層級上都達到了很高的水平。

  發達國家的文學其構成大致都是金字塔式的, 而當今中國文學的這個金字塔尤其龐大與標準, 通俗易懂的大眾化文學是塔底, 探索性的、實驗性的, 一般人不能理解的純文學居于塔尖。中國一直有通俗文學的傳統, 中國現代通俗文學非常繁榮, 20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 中國文學一直走通俗化大眾化的道路, 即“工農兵方向”, 通俗文學成為文學的主流。80年代之后, 純文學恢復正統的地位, 通俗文學則走和純文學平行發展的道路, 通俗文學得到進一步的發展, 特別是網絡產生以后, 通俗文學出版、發表受限的問題得到解決, 通俗文學海量地產生, 我們所說的“網絡文學”90%以上都是通俗文學。當下中國通俗文學種類繁多, 以小說為例, 就有武俠小說、偵探小說、志怪小說、玄幻小說、宮斗小說、盜墓小說、言情小說、公安法制小說、歷史戲說小說、科幻小說、耽美小說、同志小說、穿越小說、神話小說等。詩歌、散文、戲劇文學、電影文學中的“類型”文學相對要少一些, 但也有大量的通俗性作品。這些作品具有娛樂性、消遣性, 適應大眾的興趣愛好、閱讀能力和接受心理, 能夠滿足社會上最廣泛的讀者群需要。通俗文學雖然總體上成就不高, 但它為中國文學奠定了堅實的群眾基礎, 中國文學具有廣大的讀者, 通俗文學功不可沒, 通俗文學作為堅實的基座使金字塔上的純文學具有穩固的支撐。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有通俗文學, 但其繁榮的程度難以和中國相比, 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國具有廣大的熱愛文學的人民群眾。

  純文學在中國是正統的文學, 或者說是主流的文學, 能夠代表中國文學在思想和藝術上達到的高度與深度, 能夠代表中國文學的成就。純文學其實也是分層次的, 有在形式上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現實主義、浪漫主義和古典主義的文學, 有形式上內容上都比較先鋒前衛的各種現代主義文學, 還有形式上具有叛逆性和實驗性的后現代主義文學。有的文學以思想性見長, 有的文學以形式實驗見長, 有傳統的, 也有顛覆傳統的, 有大多數人都能理解和欣賞的文學, 有只有極少數人才可以理解和欣賞的文學, 甚至有誰都讀不懂的文學。有以中國傳統因素為主的文學, 有學習和借鑒西方傳統文學的文學, 有深受西方現代主義、后現代主義影響的文學, 還有受其它國家比如日本文學、蘇俄文學、印度文學、拉美文學影響的文學, 當然更多的則是從中國本土產生的新類型文學, 比如新寫實小說、尋根文學、新歷史主義小說、后朦朧派詩歌、新生代詩歌、青春文學等, 它們在當下都有傳承和延伸形態, 中外各種“歷時”性的文學在當下中國以“共時”方式存在, 各種精神不同、方式不同、風格不同甚至矛盾對立的文學則以“共生”的方式存在于當下中國文學之中, 再加上翻譯文學, 中國文學成了世界各種優秀文學的集匯地。

  中國當下文學, 不管是純文學還是通俗文學, 不僅品類繁多, 層次豐富, 而且每一種文學都達到了很高的成就。比如武俠小說, 它有悠久的歷史, 中國古代就有《三俠五義》這樣優秀的武俠小說, 現代時期產生了還珠樓主、平江不肖生等著名作家, 當代則產生了金庸、梁羽生、古龍、王度廬、溫瑞安等武俠小說大師, 當下則有一大批所謂“大陸新武俠小說”家比如滄月、步非煙等, 武俠小說不斷地發展, 真可謂“一代有一代之武俠小說”。特別是20世紀50年代金庸橫空出世, 把武俠小說提高到一個新境界。武俠小說本來只是華人看得懂, 只有華人喜歡讀的小說, 現在也開始在西方產生影響, 金庸的小說翻譯成英文在英國發行, 雖然是節譯, 翻譯也很不準確, 但很受英國人喜歡。武俠小說雖然是通俗小說類型, 但金庸卻提升了它的藝術品位, 也使當今的武俠小說建立在一種很高的基礎上。

  其它文類也是這樣, 比如詩歌。在所有的文學文體中, 詩歌是最為純正的藝術, 但中國當代詩歌在通俗方面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20世紀80年代, 汪國真的通俗詩歌非常流行, 影響了一代年輕人。今天仍有非常優秀的通俗詩歌, 比如農民詩人余秀華的詩歌, 非常有哲理, 深受普通詩歌愛好者喜歡。散文中也有達到很高成就的通俗散文, 比如余秋雨、周國平等人的散文, 就非常契合大眾的審美趣味和欣賞水平。

  再比如“網絡文學”, 這也是中國所特有的一種文學類型。“網絡文學”本指在網絡上發表并主要以網絡為傳播媒介的文學。理論上, 文學不應該區分出“網絡”和“非網絡”, 所有的文學都可以上網而稱為“網絡文學”;反過來, 所有的在網上發表的文學都可以轉化為紙質出版物而變成“非網絡文學”。中國之所以有網絡文學, 是由于中國思想文化以及傳媒方式的特殊情況決定的, 相對自由、快捷, 可以對話互動等特點決定了網絡文學有自己的特點, 那就是內容上較少受限, 形式上更加自由, 探索更加大膽。雖然絕大多數網絡文學作品和紙質出版的文學沒有實質性差別, 但也產生了很多具有實質性區別的只存在于網絡的文學, 比如宮斗小說、玄幻小說、盜墓小說等開始時期刊是不愿意發表的, 出版社也不愿意出版, 只是在網絡上走紅之后, 有了經濟利益之后出版社才出版它, 而且有些文學類型至今仍然不能公開出版和發表, 只能存在于網絡。網絡文學是一個大雜燴、大熔爐, 什么文學都可以往里面裝, 其中絕大多數都是低層次的甚至粗俗的, 很多作品根本就沒有讀者, 但也有些質量很高的作品, 甚至產生了一些稱得上是“網絡文學經典”的作品, 如流瀲紫的《后宮·甄嬛傳》等。網絡全世界都有, 網絡與文學的關聯很普遍, 但網絡文學卻只有在中國特別發達且達到了很高的藝術水平, 產生了很多優秀的文學作品。比如散文, 在傳統的文學世界中, 散文因為篇幅短小, 容量有限, 影響不大, 所以一直發展不好, 但網絡發達之后, 興起博客、微博、QQ等各種網絡寫作平臺, 人人都可以當作家, 產生了很多散文, 不乏優秀之作, 也使散文這種文體得到了空前的發展。

  青春文學也是這樣。西方很早就產生了成長小說, 比如德國歌德的《少年維特之煩惱》, 美國塞林格的《麥田里的守望者》都是經典名篇, 成長小說也稱為“教育小說”, 但這種文學一直受限于成人作家。在新世紀初, 中國終于突破成人寫作成長小說的慣例, 一大批20歲左右的年輕人, 他們拿起筆寫自己, 寫家庭、校園、青春, 寫他們的苦悶、孤獨、疼痛, 寫他們的希望與失望, 產生了一批優秀的作家, 比如韓寒、郭敬明、張悅然、春樹、笛安、李傻傻、孫睿、蔣方舟、蔣峰等, 其優秀和他們的年齡完全不相稱, 產生了一批優秀的作品, 比如《三重門》《幻城》《紅X》《北京娃娃》《草樣年華》《櫻桃之遠》等, 其優秀和他們的人生閱歷完全不相符合。這就是具有廣泛影響的“80后文學”, “80后文學”是世界文學史上的一種獨特文學現象, 是由很多必然和偶然的因素促成的, 過去從來沒有過這種現象, 未來恐怕也不可能再產生這種現象。

  純文學方面, 中國目前可以說是五代同堂, “50后”、“60后”是中堅, “70后”正在上升為主力軍, 正常“80后”也起來了, “90后”陸續登場, 加上少部分“40后”, 中國文學具有世界上最龐大的作家隊伍。老作家寶刀未老, 新生力量很有沖擊性。純文學與通俗文學的“類型化”不同, 純文學最講創新性, 不能類型化, 更不能雷同和模仿。所以, 中國當下各種文學在藝術上都達到了很高的高度, 比如兒童文學, 曹文軒獲得“國際安徒生文學獎”, 這個獎被稱為是“兒童文學中的諾貝爾文學獎”。蔣風獲得國際兒童文學“格林獎”, 這是國際兒童文學理論最高獎??蘋瞇∷盜醮刃佬∷怠度濉坊竦檬瀾緲蘋么蠡?ldquo;雨果獎”, 這個獎被稱為“科幻藝術界的諾貝爾獎”。莫言獲得的是不加任何修飾的諾貝爾文學獎, 相信近年還會有中國作家收獲各種文學殊榮。

  文學史家喜歡把相近的作家歸為一類, 總結出許多流派出來, 通俗文學作家對此并不介意, 且以為榮, 但純文學家則不一樣, 大多都比較反感, 也不認同, 根本原因就在于純文學作家都強調自己的獨立性, 強調自己的與眾不同。對于作家來說, 除了創新以外別無選擇, 每一個有成就的作家都必須有自己的個性, 都必須有自己的獨立藝術追求, 否則, 他的成就就是虛偽的。在創新上, 當下中國文學可以說形成了一種良好的風氣, 也可以說是中國當下文學的一種精神品質。從前中國作家特別看重學習和模仿, 因為學習和模仿對于成功來說是一種捷徑, 能夠給他們帶來巨大的聲譽, 更重要的是, 外國文學中有很多值得我們學習和模仿的地方, 也應該模仿和學習, 但現在, 國外最優秀的文學都被我們學習過了, 要成名, 要成功, 唯有創新, 唯有進行艱苦卓絕的探索。中國的科技一直在學習和借鑒西方, 這個過程至今還沒有結束, 但中國文學的模仿和學習在20世紀末就結束了。在這一意義上, 中國文學可以說走在中國科學技術的前面。

  中國文學不僅作家隊伍龐大, 大家云集, 中國文學在作品數量上也是龐大的。據有關統計, “截至2017年底, 45家重要網絡文學網站原創作品達1647萬種, 進行各種創作的寫作者超過1300萬人”[2]。以長篇小說的數量為例, 2006年1200部左右[3] (P1) , 2009年3000部以上[4] (P1) , 2010年接近4000部, 2011年4300部以上[5] (P21) , 2012年達5300部[6] (P22) , 2013年約4790部[7] (P19) , 2015年約5100部[8] (P17) , 也就是說, 當今中國每年新出版的長篇小說遠超過中國古代長篇小說的總和, 也遠超過現代文學30年長篇小說的總和。和西方國家比, 這個數字也是非常龐大的。量當然不能代表質, 但質通常建立在量的基礎上, 只有在一定的量的基礎上, 質才可能有保障。

  二、中國文學的人口、語言和制度優勢

  中國文學在當下為什么如此繁榮, 原因當然很多, 但我認為最重要的原因有這些:人口優勢、語言優勢、文學制度優勢、特殊的思想文化以及環境包括文學傳統與精神等優勢。

  對于一個國家和民族來說, 人口的重要性現在大家看得比較清楚了, 關于人口, 今天和當初計劃生育時的看法有很大的不同, 基本觀點可以說是重回毛澤東“人多力量大”的觀點, 當時是直觀的預測, 現在則是科學的論證和事實的分析。當初計劃生育主要是從資源經濟的角度考慮問題, 認為中國資源有限, 當然是人口越少人均資源就越多, 現在看來, 這是非常樸素的經濟觀念。事實上, 中國近30年經濟上飛速發展, 很大程度上也是享受人口紅利, 人口與資源環境的緊張關系在現代經濟發展中根本就是一個次要因素。中國東南沿海為什么經濟發展特別好, 恰恰與人口密集 (包括流動人口) 有很大的關系。

  人口與經濟之間的關系是一個復雜的問題, 超出了我的研究范圍。但中國文學的繁榮絕對與中國人口多有密切關系。中國文學近30年的迅速發展也得益于中國巨大的人口。中國的房產包括建筑為什么這么發達, 與人口有關;中國的高鐵為什么發展得這么好, 與人口有關。中國巨大的人口以及相應的消費是一個巨大的市場, 世界大國沒有哪一個國家可以選擇忽視。中國文學是典型的中國人口眾多的受益者, 從人口上中國是絕對的文學大國。我們從小接受的教育, 似乎文學是生活的一個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 似乎文學是文化的基本元素, 生活中有文學似乎是理所當然的, 是天經地義的, 反過來沒有文學才是不可想象的。但其實這并不是人類生活的固有規則, 世界上很多小國家, 人民生活中根本就沒有文學或者文學極其簡單。比如蒙古國, 文學極落后, 這個國家最發達的文學是兒童文學, 特別是兒歌, 幾乎沒有成人文學, 因為成人基本上沒有文學消費?;褂幸恍┞浜蟮墓? 比如非洲的一些國家, 生活中根本就沒有文學, 殖民后才有文學, 但基本上是英語文學、法語文學, 是少數接受殖民教育的知識分子的事, 與普通民眾沒有關系。小國家、少數民族為什么沒有文學, 或者文學落后, 原因當然是多方面的, 但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文學人口”不夠。

  作家作品寫得再好, 沒有讀者肯定不行, 就像高鐵一樣, 速度再快, 設施再舒適, 必須有乘客才能賺錢, 只有賺錢才能更進一步發展。文學也是這樣, 廣大讀者是保證文學繁榮的第一條件。中國人口眾多, 文學上也是人口大國, 就是說, 中國有條件、有能力讀文學并且愿意讀文學的人很多, 這是中國文學當下繁榮的重要保障。非洲一些國家人口也非常多, 但文學人口不多, 他們根本就不讀文學, 也沒有能力讀文學, 因為整個文明沒有達到消費文學特別是消費高檔次文學這一步。所以, 非洲的優秀文學反而只能出口到西方以及中國, 比如尼日利亞的索因卡、阿契貝在世界文學中都非常有影響, 但決定其影響的恰恰不是非洲人民, 而是歐美等發達國家以及中國的讀者, 這是世界上非常奇特的文學現象。

  中華民族有五千年悠久的文化傳統, 中國人似乎天生就懂文學, 就會欣賞文學。悠久的文化、文學傳統再加上教育的普及, 中國培養了大量的能夠欣賞文學的讀者。現實生活中我們經??吹膠芏嗬夏耆絲茨切┪蘗牡牡縭泳? 經??吹膠芏嗲嗄昴信鋈氳纈霸嚎茨切┖蘢玖擁牡纈? 經??吹膠芏嗄昵崛碩聊切┍嘣旌艽直傻耐縹難? 經??吹膠芏嗌倌猩倥緋杖繾淼囟燎硌槳樾∷? 但我們千萬不要輕視他們, 其實他們為中國的文學繁榮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因為有市場, 有需求, 有群眾基礎, 中國文學從業人員特別多, 有大量的業余作家和專業作家, 有大量的文學研究者和文學批評者, 還有大量的文學服務人員以及文學機構與平臺。從中小學生作文文學寫作者、普通博客寫作者、文學愛好者、初學寫作者、準作家、普通作家、著名作家到頂級作家如王安憶、賈平凹、余華、莫言等, 中國作家的構成也是一個金字塔式的結構。文學作品也是這樣, 從中小學生的作文性寫作、一般博文、作家的習作到成熟的作品再到經典的文學作品, 從通俗化、大眾化的作品到傳統風格的作品到實驗性先鋒作品, 從現實主義、浪漫主義到現代主義到后現代主義, 從低級到高級, 中國文學作品同樣是一種金字塔構成。比如極端先鋒性的作家和作品, 世界文學史上只有少數文學大國如美國、英國、法國、德國等有, 倒不是其它小國不想進行這種嘗試和探索, 而是這種嘗試和探索根本就沒有讀者, 甚至沒有批評家和學者可以評論。但中國則不一樣, 什么樣的文學作品都不乏讀者, 只不過讀者多與少的問題。任何先鋒文學, 只要是真正的藝術探索, 一定有讀者, 從市場的角度來說能夠滿足其生存。真正的藝術探索, 國家也會支持, 除了給予專業作家的職業保障以外, 還會資助具體的創作, 批評家也會給予足夠的關注。我們可以看到, 很多低端的, 在其它國家根本就無法生存下去的文學, 在中國能夠很好地生存。同樣, 很多尖端的晦澀難懂的作品, 在其它國家根本就無法生存, 但在中國卻能夠很好地生存下來, 比如殘雪的小說, 即使評論家也很少有人敢說真正理解這種小說, 這是一種看不懂、無法言說的小說, 但殘雪的小說發行量卻并不小, 出版社不斷地出版她的小說, 總是有讀者購買和閱讀她的小說。即使沒有工資收入, 版稅收入也足夠維持殘雪的生活, 她可以生活無憂地進行藝術上的探索, 正是因為這樣, 殘雪能夠一直堅持她的先鋒創作, 她這種作家及其作品全世界都極為少見。在語言上, 漢語是一種文學性的語言, 這是中國文學自古以來就繁榮昌盛的很重要的原因。漢語在文學上的優勢主要表現在兩方面:一是外在的語種優勢, 漢語不僅具有悠久的歷史, 而且是語言大國;二是內在品質上的詩性化, 漢語特別適合于文學創作。目前, 漢語是世界上第一大語言, 世界前五大語種及使用人口分別是:“漢語 (11億) 、英語 (5億) 、印地語 (3億) 、西班牙語 (2.8億) 、俄語 (2.2億) ……”[9] (導言P1) 而且隨著漢語的國際性推廣, 漢語使用還在增加。巨大的漢語人口是中國文學最重要的保障, 其道理和人口的巨大對于中國文學的意義相近, 但有所區別。一種語言有多少人使用, 這固然非常重要, 但對于文學來說, 使用國家和民族的數量以及人口素質這些因素同樣重要。漢語雖然是第一大語言, 但在國家、民族的數量以及人口素質等方面無法和英語相比, 甚至與法語、西班牙語、俄語相比都具有弱勢, 主要是通用的范圍和程度有限。漢語作為母語的國家嚴格意義上只有中國、東南亞少數國家如新加坡、馬來西亞等也使用漢語, 漢語在民族上主要是漢族人, 其它則主要是中國境內的少數民族, 國外使用漢語的民族極少 (比如緬甸北部的果敢人) 。這極大限制了漢語的傳播, 限制了漢語功能的發揮, 也影響了漢語文學的世界接受和影響。所以, 從文學的角度來說, 真正強大的語言還是英語。以英語作為母語的國家有7個, 其中美國、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都是大國, 全世界說英語的國家和地區共有172個, 以英語作為官方語言的國家有近30個。目前, 英語是世界上使用最廣泛的語言, 特別是在外交、商務、學術交流、旅游等方面, 英語是國際通用語言。法語雖然使用人口只有1億, 但也是通行地域非常廣的語言, 曾經是世界通用語言, 在18世紀時通行最為輝煌;目前雖然已經大不如從前, 但仍然“世界上有40個國家地區通用這種語言”[9] (P70) , 以法語為官方語言的國家有30個。西班牙語作官方語言的國家和地區有23個, 除了西班牙以外, 主要在拉丁美洲如墨西哥、阿根廷等國家。文學除了以國進行區分以外, 更重要的是以語言進行區分, 按照語言來區分, 英語文學無疑是第一大語種文學, 其它如法語文學、西班牙語文學、德語文學都是大語種文學。我們看到, 世界文學史上, 這幾種語種的偉大作家最多。漢語文學雖然不能和英語文學相比, 但也是大語種文學, 不遜于德語、俄語等。

  世界上真正的文學大國有兩類:一是語種上的大國, 二是國家上的大國, 而這兩個條件都具備的國家全世界只有美國和中國, 法國、英國、俄國、德國都是比較接近這兩個條件。不論是歷史上還是現實中, 中國文學都不比美國文學遜色, 但美國文學的確比中國文學影響大, 重要原因就在于語種而不是語言, 在于國力而不是國家。中國文學在漢語的層面上主要限于中國境內傳播, 主要限于中華民族內傳播, 這限制了其國際影響??梢運? 中國當下文學不是不優秀, 而是外國人不知道其優秀。我們看到, 近百年來, 主要是西方文學影響中國文學, 而中國文學對西方文學的影響非常小, 對非洲、拉丁美洲、亞洲其它國家的文學影響也很小, 重要原因是語言使用范圍的限制。這個問題需要從兩方面來解決:一是隨著中國綜合國力的強大, 中國國際影響擴大, 相應地漢語的國際地位提高, 越來越多的人學習漢語, 從而了解中國文學, 理解中國文學, 并認同中國文學, 向中國文學學習。二是通過翻譯擴大中國文學的影響, 推廣和傳播中國文學。中國文學向西方學習, 主要是通過翻譯的方式和途徑實現的, 中國自近代以來就大量翻譯外國文學特別是西方文學, 到現在為止, 這種狀況并沒有根本性的改變。中國自近代以來的中外文學交流是不對等的, 主要是外國文學翻譯成漢語, 而漢語文學翻譯成外語則遠遠不夠, 不僅是數量上不夠, 重要的是質量上不夠。

  中西方語言各有特色, 各有優長, 比較而言, 漢語最重要的特點就是詩性化, 也就是說, 漢語本質上是文學性的語言。漢字是表意文字, 對應于表音文字, 和西方的語言以詞為本體不同, 漢語以漢字為本體, 漢語的復雜性本質上是由漢字的復雜性決定的, 清《康熙字典》收錄漢字達4萬多字, 雖然這其中的字絕大多數今天已存而不用, 但今天漢語通用字仍然達8千之多[10]。同時, 因為是表意, 詞對于漢語沒有根本意義, 但漢字組詞的靈活性和強大能力又決定了漢語詞匯的千變萬化, 所以漢語的詞匯異常豐富, 加之意義沒有嚴格的規定, 有豐富的文化意義, 造成漢語特別復雜, 語義模糊, 對于學術以及商貿、國際會議來說, 這是漢語的缺點, 但對于文學來說, 這恰恰是優點。漢語在日常層面非常簡單, 但在文學層面則非常復雜。

  漢語特別能夠表達復雜的思想與情感, 這是很多語言特別是詞匯貧乏的語言所不具有的。漢語文學不是聽的文學, 而是閱讀的文學, 我認為這是漢語文學的優勢。韓國曾經是使用漢字的國家, 后來廢除漢字, 改為諺文, 諺文為表音文字。韓語從學習上來說, 的確變得簡單了, 但它的文學性卻大大降低了;諺文韓語在同音詞區分上存在著巨大的困難, 所以韓語在詞匯上非常有限, 無法表達復雜的意思, 有些不復雜的思想也不能準確地表達, 很多法律文書還是要用漢字書寫, 甚至簡單的人名有時也需要借助漢字來區分。韓國人情感豐富, 很有文學天賦, 韓國人做的電視電影世界聞名, 但韓國文學思想的深度和高度都非常有限, 韓國文學某種意義上就是通俗文學, 很難產生世界級的偉大作家?;褂幸恍┯镅員冉下浜蟮墓?、少數民族, 它們過去沒有產生偉大的文學, 未來也不可能產生偉大的文學。世界上有5000多種語言, 但真正產生偉大作家和文學的語言也就是20多種。世界上絕大多數少數民族都有自己獨立的語言, 有的語言只有語音沒有文字, 這種語言也有文學, 但都是口口相傳的口頭語文學。過去我們對一些少數民族的史詩評價很高, 但這種評價其實主要是就歷史價值和民族風情而言的, 口頭史詩在語言表達上都非常簡單, 詞語不僅單調, 而且重復乏味, 在原語中藝術性很差, 這很容易理解, 文字都沒有的文學其藝術成就能高到哪里去?這些“史詩”反而是翻譯成其它大語種語言之后, 文學性才大大增強。

  文學是復雜的, 需要復雜的語言來表達, 簡單的語言不可能產生復雜的文學, 偉大的文學需要偉大的語言, 漢語就是一種偉大的語言, 漢語的文學優勢還沒有充分發揮出來, 現代漢語還有很多可能性, 有很多開掘的空間, 古代漢語在文學上還可以有更多的作為, 其潛能還沒有被開發。

  中國當下有全世界最幸福的文學制度。當代中國, 養老制度、教育制度、醫療制度、就業制度、福利制度等有很多有待完善的地方, 很多保障措施都落后于西方、日本等發達的國家, 有很多頑疾有待解決。但我們的文學制度雖不能用先進、發達、合理等詞語來形容, 卻可以說是最有利于文學發展和繁榮的。

  中國的文學事業自中國共產黨建政迄今都是實行“作家協會”制, 作家協會是政府機關, 全世界只有中國等少數社會主義國家是這種情況。世界上很多國家都有作家協會, 但基本上是作家自己組織自己管理的民間協會, 不是官方機構。中國作家協會在中國是正部級單位, 和教育部、交通部、文化部是同級別的, 是一個龐大的組織機構, 由層層組織構成, 有作協主席、副主席, 作協黨組書記、書記處書記, 下設出版社、研究院館、報紙雜志、基金會、社團、專門委員會、網站, 每一個組織機構都有相應級別的各種官員和工作人員。各省有大致體例相同的作家協會, 還有地級作家協會、縣級作家協會, 所謂上行下效, “麻雀雖小, 五臟俱全”, 也是同樣的設計, 都有各種專職人員和兼職人員。專職人員基本上是有編制的國家公職人員, 屬于公務員系列, 拿國家工資, 享受國家公職人員享受的各種國家性福利, 包括養老金、退休金、公費醫療等。各級作家協會組織每年都要搞各種活動, 比如文學評獎、文學研討會、作家采風、“筆會”等“深入生活”活動, 各種交流活動, 還要開各種行政會議比如代表大會、專門委員會會議、執委會會議、主席會等, 所有這些活動都是由各級政府支出。各級作協大多設有自己的文學獎, 比如中國作協設有茅盾文學獎、魯迅文學獎、少數民族文學獎、兒童文學獎等, 這些獎項除了獎金以外, 還是作家評級和享受各種政治待遇的最重要標準。

  最關鍵的是, 中國各級作家協會都有自己的專業作家隊伍和業余作家隊伍, 這些作家的生活基本上是由國家負擔。中國的職業作家是世界上最幸福的職業, 他們由國家發工資, 享受國家公務人員享受的一切待遇, 但他們的工作卻非常自由, 一旦寫出幾部像樣的作品就可以進入作家協會成為職業作家, 就從此一切高枕無憂, 沒有任何生活和工作上的壓力。職業作家可以幾年甚至幾十年不創作, 卻絲毫不影響他的工作崗位。中國作家實行“雙軌制”, 在職業和社會保障上是“社會主義”, 在工作和收入上是“資本主義”, 國家按照崗位和級別發給他們工資以及相應待遇, 但他的“勞動”即出版和發表作品所得卻是自己的。在中國, 其它行業本質上都是用勞動換工資待遇, 不工作就沒有職位也就沒有收入, 但作家不同, 拿了工資可以不干活或者說不干活也可以拿工資, 人是國家的, 但“勞動”卻是自己的私事, 全世界恐怕只有中國是這樣的體制。中國作家可以說過的是一種“不愁吃不愁穿”的日子, 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寫作, 只要作品寫得好, 不愁出版, 不愁讀者, 不愁收入, 也不愁地位和職務。年青的作家只要露出一點才氣, 只要寫出一部好作品, 馬上就會被納入各級作協的培養計劃, 小有名氣便被納入專業作家的行列, 從此永遠不再為生計發愁。政府對文學的扶持力度非常大, 甚至只是一個“想法”也可以得到資助。中國政府每年在財政上都要拿出一大筆錢來養活這些作家以及為這些作家服務的工作人員。我們不能說這是一種體制的優勢, 恰恰相反, 我認為它是一種弊端, 具有不合理性。我相信隨著中國改革的深入, 這其中很多不合理的東西都會改掉, 但對于當下中國作家來說, 卻是受益頗多。很多事情就是這樣, 利益固定的情況下, 有人受損, 就有人受益, 當今中國的醫療是受損的, 而文學則是受益的。

  中國文學的優越條件還表現在中國有大量的文學服務人員、工作人員, 他們分布在出版社、報紙雜志、作協機構等地方。除了一般文學組織者, 文學工作人員以外, 中國還有大量的文學研究者, 文學評論者, 文學翻譯者、文學教育者, 它們具有獨立的功能, 但為文學創作服務, 為作家服務也是其功能之一。中國高校數量龐大, 每年授予博士學位的人數已經穩居世界第一。中國的大學中文專業以及和中文專業非常接近的對外漢語教育等專業, 每年都為中國培養龐大數字的專科、本科、碩士、博士等各種層次的中文人才, 這不僅為中國文學培養了大量的讀者, 也為中國文學培養大量的批評者、研究者, 再加上高校本身的現當代文學學者, 他們都為中國文學的繁榮和發展作出了重要的貢獻。

  中國當下的環境可以說是最好的文學環境。文學環境不同于生活環境, 好的生活環境未必是好的文學環境, 文學環境是由經濟、政治、文化、教育、學術等各種因素綜合而形成的。經濟發達對于人民和國家來說絕對是好事, 但經濟發達并不意味著文學一定會發達。社會安定和平, 這是最理想的社會, 但這種理想社會或相對理想社會下的文學未必會得到很好的發展, 安逸有時會使文學缺乏發展的動力, 缺乏有文學性的生活內容。相反, 生活的苦難對于作家的人生來說絕對是壞事, 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愿意過苦難的生活, 沒有人愿意人生艱辛曲折, 但對于文學來說, 苦難有時恰恰是一筆寶貴的財富, 偉大的作家很多在生活上都是受難者??嗄訊雜諉褡搴凸依此? 當然也是不幸和災難, 但苦難的時代有時恰恰是文學的時代, 當然前提是苦難必須是能夠承受的, 不是浩劫, 否則就會是時代的悲劇, 文學的悲劇, 會給國家和民族留下長期難以消除的心理陰影。

  20世紀40-70年代出生的中國人可以說都是時代的幸運兒, 對于作家來說尤其如此。中國自鴉片戰爭以來的發展變化遠超過中國古代三千年, 不僅是幅度上的, 更是速度上的。中國古代, 雖然朝代不斷更迭, 但這種更迭具有重復性, 人不同而已, 模式沒有任何變化, 人們的生活環境以及生活方式似乎是靜止不動的, 人生出來時世界是這個樣子的, 人死的時候世界還是這個樣子的。但中國社會在清末民初發生了巨大的轉變, 社會類型從古代轉變到現代, 人的精神世界、認知方式、思想方式、社會構成、社會組織、家庭關系、人際關系等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但清末民初中國人的見聞以及生活起伏遠不能和70年代之后的變化相比。20世紀50年代之后, 中國社會和生活持續性地巨變, 達60年之久, 而且這種巨變還沒有停下來的跡象。今天我們再回首過去, 根本不敢相信現實是真實的或者歷史是真實的, 過去如同做了一場夢, 現在如在夢幻中;20世紀90年代出生的這一代人完全不能理解和想象六七十年代的中國以及那幾代人的生活。

  社會巨變所產生的夢幻般的生活是作家最歡迎、最需要的生活, 從苦難中走出來的生活才是作家最理想的生活, 身在苦難之中往往對苦難認識不清, 對苦難沒有距離因而也不可能對苦難進行審美表現, 只有脫離苦海時才能夠對苦海有清醒的反思, 并進行審美表現。為什么20世紀40-60年代出生的這三代作家名家大家特別多, 其中有時代的原因, 有作家經歷的原因。社會在巨變的時候會產生很多驚心動魄的故事, 會產生很多曲曲折折的故事, 會產生很多偉大而崇高的故事, 也會產生很多悲痛欲絕的故事, 還會產生很多荒誕不經的故事, 這些對于作家來說恰恰是千載難逢的機遇, 恰恰是千金難買的財富和寶藏, 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文學素材。中國60多年來社會本身太文學化了, 根本不需要虛構就是精彩的文學。這是產生文學的偉大時代, 適合產生偉大的作家, 適合產生偉大的作品。

  三、中國文學的困境和出路

  中國文學繁榮發達, 并不是說中國文學就沒有問題, 就達到了極致, 相反, 我認為中國文學的問題還很多, 比如傳統文學的發揚光大問題, 傳統詩學的現代轉化問題, 少數民族文學的發展問題, 多民族文學的共同繁榮問題, 兒童文學的藝術性問題, 民間文學的出路問題, 等等, 有很多困擾, 但我認為中國文學目前最大的困境是海外傳播與接受的問題。相應地, 如何解決中國文學世界“流行”的問題就成了當今中國文學最迫切的任務。

  中國當代文學品類繁多, 各類文學品質優良, 但這只是就作品本身而言。文學是一個復雜的過程, 作家寫出優秀的作品, 這只是文學生產成功, 文學的消費同樣重要, 再好的作品, 如果沒有讀者閱讀, 它只具有潛在的價值, 而文學作品從潛在價值到實現價值, 這同樣是一個復雜的過程。相比較而言, 中國當代文學生產環節成功, 但消費環節算不上成功, 目前中國當代文學在接受和傳播方面相對比較薄弱, 這種薄弱主要表現在兩方面。

  一是相比較創作而言的薄弱。中國文學在制度的層面更重視作家及其創作, 更重視作家管理體系和作品評價體系, 而相對來說對于讀者的閱讀、作品的市場流通等則缺乏有效的保障機制和激勵機制, 也缺乏完整的文學消費體系建構。今天的中國經濟在思維上已經市場化了, 但文學仍然沿襲“計劃經濟”思維模式, 只管生產不管消費, 或者說重生產輕消費, 對讀者的閱讀消費缺乏充分的研究。文學批評完全以文本品質為標準, 文學批評就是對文學作品進行文本分析, 進行審美判斷和社會價值判斷, 而作品的發行量在作品評判中不是因素, 讀者對作品的反饋意見也可以不管不顧, 甚至作品對社會生活的影響都不重要。比如金庸的小說, 為無數中國人所傾倒, 影響了一代代中國人, 發行量巨大;但也有一些人特別是有些批評家不以為然, 認為讀者多少并不能說明問題, 影響大也不能說明它優秀, 無論有多少讀者, 發行量有多大, 對中國社會影響多深, 它最終只能是通俗文學。“通俗文學”在這里其實是一個貶義詞。西方文學批評非常重視作品的銷量, 有數據統計, 有很多作品銷售排行榜, 并且這是評價文學作品的重要依據, 但中國文學批評家基本上不管這些數據。

  二是相比較西方對文學消費的重視以及事實而言的薄弱。中國在文學向海外傳播的觀念以及措施上可以說全面性地落后于西方。事實上, 西方文學以及日本文學在中國的傳播遠遠盛于中國文學在西方與日本的傳播, 其原因當然是多方面的, 但中國文學輕市場消費是一個重要的原因。從內在品質來說, 中國當代文學并不比西方當代文學落后, 明顯比日本當代文學先進, 但在文學接受和發生影響上雙方卻是嚴重不對等的, 逆差巨大, 中國大量接受西方文學, 而西方對中國文學的接受則很有限。我們可以看到, 英國文學、法國文學、美國文學以及俄羅斯、日本、印度、德國等某一時期的文學, 中國人非常熟悉, 對其喜愛的程度甚至不亞于我們自己的文學;但反過來, 這些國家對中國文學卻并不熟悉, 中國頂級的文學比如唐詩、宋詞、元曲、明清小說, 比如《紅樓夢》, 西方人并不接受和認同, 這些文學也不會對西方文學以及社會生活、思想觀念發生影響。

  中國當代文學要真正強大, 除了修內功提高品質以外, 世界范圍的輻射性不夠則是必須克服的困難。過去, 我們把文化稱作軟實力, 似乎文化只是為經濟服務才具有實力, 其實文化和經濟一樣本身就是一種實力, 一點也不軟, 某種意義上, 它比單純的經濟更具有實力, 并且是更硬的實力, 它具有物質和精神的雙重性。旅游、品牌日用品、品牌電視節目、電影等本質上都是文化實力, 它們所具有的經濟利益沒有人可以否認, 并且其經濟收益遠高于一般性商品, 比如美國、英國、德國、法國以及韓國和印度, 其影視輸出給他們帶來了巨大的經濟收益。

  文學也是文化實力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但中國文學走向世界方面卻遠比西方落后, 中國古代文學因為過于中國化而不被西方所接受和認同, 中國現當代雖然和西方文學具有親和性, 但同樣不被西方接受。中國文學更不被世界其它國家和民族所接受和認同, 比如拉美、非洲、俄羅斯、中亞、南亞、西亞等地區對中國文學只是略有了解, 主要限于學術界, 根本就沒有大眾性的消費, 即使了解也非常有限, 不過就是知道《紅樓夢》、魯迅以及當下的莫言、余華等人。所以, 文學輸出可以說是中國當代文學的一個軟肋。從經濟上來說, 中國經濟總量居世界第二, 但主要依靠制造業, 準確地說依靠低端制造, 中國的小商品已經到了世界的天涯海角, 而在高端制造領域, 中國還比較落后, 并且受制于人, 中國已經深刻地認識到這一點, 所以中國目前的經濟政策是“科教興國”, 大力發展高科技。但中國更落后的是文化產業, 世界流行文化基本上是西方推動和輸出的, 我們不過是跟風和消費而已, 可惜的是我們對這個問題還缺乏足夠的認識。中國文化走向世界, 解決的不僅是經濟問題, 更重要的是思想問題, 世界對中國文化的理解與認同, 也會反過來推動經濟交流和發展。我們可以看到, 當今中國經濟活動在海外生存艱辛, 很多互惠互利的項目受阻, 并不是技術問題, 不是經濟本身的問題, 而是經濟背后的思想文化問題。所以, 中國文學如果能夠解決好輸出的問題, 不僅是解決文學的海外傳播與接受的問題, 而且對于中國的思想文化傳播, 對于經濟貿易都是有所裨益的。

  對于中國當代文學來說, 我認為提升傳播和接受能力的路徑有二:

  第一, 建立流暢、健全的國內消費機制。中國當代文學具有多元性、開放性, 這是絕對正確的、合理的, 它是中國文學繁榮的重要表征, 中國文學應該繼續保持多元性、開放性。中國應該?;は確嫖難Ш褪笛槲難? 應該支持那些探索性的文學創作;但另一方面, 中國更應該嚴肅地對待文學市場, 更應該重視既具有藝術性又通俗易懂深受讀者歡迎的文學作品。過去, 我們總是從社會傾向、社會倫理和道德的角度對文學提倡什么反對什么, 總是要求作家給讀者什么和不給讀者什么, 總是懷著一種教育讀者的神圣使命感, 總是和讀者拗著來, 美其名曰反對低俗, 防止不健康, 最后弄得優秀的讀者都不再閱讀文學作品, 而一般對文學有熱情的讀者干脆去讀通俗文學或者網絡文學, 最后受損的當然是文學本身。

  中國的作家體制不可能永遠是福利性的, 隨著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完善, 文學創作和作家的主體最終還是要走市場經濟的道路。作家的工作業績就是他的文學創作, 而文學作品的好壞顯然不是由政府說了算, 而是由讀者包括批評家和學者說了算, 在一定程度上體現為市場說了算, 中國文學最終要走社會主義市場之路, 作家最終是在市場上生存。過去, 我們一直不信任讀者, 但隨著國民文化素質的提高, 隨著國家法律和國民法律意識的健全等, 很多問題包括知識產權、言論、宗教信仰等都通過法制來解決, 而不是行政管制。

  只要是真正為讀者著想, 真正為廣大的人民服務, 中國文學在閱讀人口和內需上還有拓展的空間, 讀者的數量和讀者閱讀作品的數量還可以進一步擴大。讀者數的增加和讀者閱讀作品量的增加, 不僅可以繁榮“文學經濟”, 更重要的是反過來推動創作, 激勵作家, 可以糾正文學創作過于隱私化或者過于自我表達的傾向, 鼓勵作家關心和反映社會重大問題, 為社會而寫作, 使中國當代文學更具有公共性, 從而更進一步繁榮中國文學事業。

  第二, 開拓中國當代文學的海外傳播和消費市場, 深層次地解決外國人對中國文學的接受問題。中國雖然文學人口眾多, 是一個巨大的市場, 但海外市場則是更為廣闊的空間。隨著科技以及整個人類經濟和社會生活的發展, 文化消費在人類日常生活中將會占有越來越高的比例, 人們投入文化的消費會越來越高??梢鑰隙? 生活越向前發展, 文化就越重要, 其中文學也會在人類的文化生活中占有越來越重要的地位。中國現在“以經濟建設為中心”, 中國的很多產品不被西方認同, 走不出去, 我們感受到了其痛, 但比這更痛的是我們的文化包括文學走不出去。隨著中國社會向綜合性發展, 向更高層級發展, 未來我們會深切地感受這種文化不被認同、不被接受、不被消費, 文化不能給我們帶來經濟效益之痛, 我們會深切地羨慕西方人在文化上輕松地收獲之巨。所以, 中國文學目前最大的困境就是海外市場開拓問題。中國是文學大國, 中國文學人口是中國文學繁榮的保障, 提升中國文學水平, 滿足內需, 這是基本的前提, 但真正成熟的文學還需要得到世界廣泛的認同, 只有得到世界公認, 在世界范圍內具有廣泛影響的文學才是真正的世界文學。但中國文化包括文學拓展海外市場遠比中國經濟海外發展更為艱難。一般物質性商品是中性的, 主要是實用, 只要質量好, 物美價廉, 理論上就可以被接受, 所以中國經濟近年來在外貿上有很大的突破。但文化不一樣, 它具有民族性, 思想傾向性, 具有歷史傳統, 讓外國人接受中國文學遠比接受中國的服裝、鞋襪、手機更難。同時還有技術上的問題, 比如服裝、鞋襪、手機、打火機等可以直接使用, 而文學不能簡單地出口, 它還需要翻譯, 而把中國文學翻譯成外文, 目前還存在諸多困難。對于這一問題, 近年來, 國家層面有很多舉措, 比如設立“外譯項目”, 給予資金支持, 鼓勵中國學者和翻譯家把中國的思想文化翻譯成外文并在國外出版。在海外辦“孔子學院”, 教外國人學中文, 傳播中國文化。國家給獎學金, 資助外國學生到中國留學, 學習中國語言與文化。我認為, 這些措施有一定的效果, 但困難重重。

  比如“外譯項目”, 實施多年, 學術成果還好一點, 但很多中國文學作品翻譯成外文, 根本就沒有外國讀者, 除了可以作為譯者的成果以外, 大量的或者是譯者自己收藏和贈送給朋友, 或者是直接打成紙漿, 是巨大的浪費。原因主要是中國譯者的外語水平欠缺以及中國式表達, 在外國人看來根本就是不通, 不堪卒讀, 更不要說藝術上的享受了。文學翻譯比學術著作翻譯更難就在于它不僅僅需要準確, 更需要藝術, 文學的藝術性就表現在其語言之中, 外國語言的微妙性、文化性、詩性等, 這些都是中國人很難把握的, 正如美國人把美國文學翻譯成中文很難為中國人所接受一樣, 中國人把中國文學作品翻譯成英文也很難為美國人所接受, 文學翻譯對原語與譯語兩種語言都有極高的要求。中國文學要走向世界, 真正為外國人所喜歡和接受, 并對外國人發生思想和藝術上的影響, 最佳途徑是外國人把中國文學翻譯成外文, 而不是中國人把中國文學翻譯成外文。當代中國文學在國外有影響的作品如莫言的小說、余華的小說、麥家的小說、池莉的小說等, 全是國外翻譯家翻譯的。中國自近代以來, 產生了一大批翻譯家, 比如嚴復、林紓、魯迅、周作人、林語堂、傅雷、王佐良、草嬰、汝龍、羅念生、蕭乾等, 但外國包括西方卻少有中國文學翻譯的大家, 當代稱得上是翻譯家的僅葛浩文、魏安娜幾個人。什么時候, 美國、法國、德國、英國以及其它國家也產生一批如中國翻譯外國文學的偉大翻譯家一樣的外國翻譯中國文學的偉大翻譯家, 那才是中國文學真正走出去了。所以, 我認為, 與其投入那么多財力物力外譯, 制造垃圾, 還不如花重金聘請漢學家翻譯, 甚至重金培養漢學家。資助留學生到中國學習文學這是比較深層次解決問題的辦法, 辦孔子學院, 推廣中文, 幫助外國人學習中國文化, 也是切實可行的辦法, 但都成本太高, 時效太慢。所以, 樂觀地估計, 中國經濟總量可能超過美國, 中國的科技也有可能超過美國, 但中國的文學藝術在世界范圍內的傳播和接受很難超過美國。

  一旦不從文學構成、文本品質以及生產的角度來看待中國文學, 而從讀者接受, 海外傳播與消費的角度看中國文學, 也即從“軟實力”與“硬實力”的角度來看中國文學, 那么我們對中國文學的很多看法和觀點就會和過去有很大的不同, 就會在看到中國文學空前繁盛的同時也存在著巨大的困境, 也會看到英語文學與漢語文學相比的明顯優勢, 還會覺得雅文學與俗文學的二分以及對立其實是沒有多大意義的。

  從中國文學國內外接受、傳播和消費硬實力來說, 我們應該重新看待流行文學。流行過去在文學評價中一直是一個帶有貶義的詞語。其實, 從文學的全過程來看, 特別是從“供給側”來看, 流行恰恰說明了文學的成功, 說明了文學過程的完整性。流行與雅、俗沒有因果關系, 文學流行也不應該成為判斷文學雅、俗的標準。從文學史來看, 雅、俗是可以轉化的, 有些今天被認定為標準的純文學比如《詩經》中的“風”、明清小說, 莎士比亞的戲劇最初都是俗文學。有些最初是純文學, 后來則變成通俗文學。比如科幻小說最初是很嚴肅的文學, 現在則是典型的通俗文學;言情小說最初也是純文學, 現在主要是通俗小說。流行與不流行也是互相轉化的, 有些最初很流行的文學比如地方戲曲現在則變成了需要?;さ奈難? 有些最初無人問津的文學比如現代派詩歌現在則變得非常通行。純文學也是可以流行的, 比如外國文學中的荷馬史詩、塞萬提斯的《堂吉訶德》、笛福的小說、歌德的小說、雨果的小說、普希金的小說、司湯達的小說, 巴爾扎克的小說、列夫·托爾斯泰的小說, 羅曼·羅蘭的小說、馬爾克斯的小說、大江健三郎的小說, 當初就很流行, 至今仍然很流行。中國古代文學中的唐詩、宋詞、《紅樓夢》等是最純正的文學, 自始至終都非常流行。中國現代時期著名作家絕大多數其作品都比較流行, 比如魯迅、茅盾、老舍、巴金、沈從文、張愛玲、郁達夫、趙樹理等人的小說, 郭沫若、徐志摩、戴望舒、艾青等人的詩, 周作人、梁實秋、朱自清等人的散文, 在當時都是流行文學, 這其中除了朱自清等人以外, 大多數人都是職業作家, 也就是說可以依靠稿費養家糊口。中國當代文學更是這樣, 當代文學史所敘述的“17年文學”、“文革”文學以及新時期初的經典文學, 基本上都是流行文學, 比如《紅巖》《青春之歌》《鐵道游擊隊》《敵后武工隊》《山鄉巨變》《三里灣》《金光大道》《李自成》《人生》《芙蓉鎮》等小說, 臧克家、郭小川、賀敬之等人的詩。朦朧詩當時大多數讀者都看不懂, 明顯具有探索性, 但卻意外很流行, 并且其影響與這種流行性有很大的關系。20世紀80年代之后, 興起了所謂各種“現代派”文學, 比如“先鋒”小說、“實驗”詩等, 這些都是小眾文學, 但流行文學仍然是時代的主流, 比如余華的小說《活著》《許三觀賣血記》、路遙的《平凡的世界》、陳忠實的《白鹿原》、劉震云的《我不是潘金蓮》等。一般中國當代文學史中所介紹的作品其實大半可以歸入到流行文學行列中去。

  不僅創作是這樣, 翻譯文學其實也是這樣, 《教父》《哈利·波特》《三個火槍手》這樣的通俗文學翻譯成中文之后固然很流行, 但《鋼鐵是怎樣煉成的》《悲慘世界》《百年孤獨》以及巴爾扎克、村上春樹的小說同樣也很流行。就發行量來說, 金庸的小說單部未必超過《活著》《鋼鐵是怎樣煉成的》《紅巖》等, 比如《活著》, 目前發行量每年大約在80萬冊左右。流行是各種文學實現其價值的最重要的途徑。

  認為只有通俗文學才是流行文學, 純文學不具有流行性, 這其實是一個很大的誤解。流行并不專屬于純文學或者通俗文學, 事實上, 雅、俗在流行的確定上是過于籠統的因素, 文學流行其實有更為復雜的原因。雅、俗文學都有流行的和不流行的, 通俗不能保證文學流行, 通俗文學中真正流行起來的比例遠低于純文學中流行起來的比例, 大量的通俗文學其實沒有讀者, 沒有消費, 如果以文學為職業, 通俗文學作家生存起來更艱難。很多人以為網絡文學就是流行文學, 其實完全是誤解, 網絡文學因為平臺容量大, 所以網絡文學數量龐大, 但龐大的網絡文學中只有極少數能夠流行, 大多數網絡文學都是曇花一現, 很多作品因為沒有讀者而不得不中斷寫作。所以, 流行文學并不是通俗文學, 流行對于文學來說并不構成貶義, 恰恰相反, 它是成熟文學的標志之一。

  必須承認, 西方文學是當今世界文學的主流, 這種主流很大程度上就體現為它的流行性, 它被全世界所消費。中國文學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解決中國文學世界范圍的流行性問題, 首先是走出去, 其次是被海外廣泛地接受并消費, 這不僅僅是擴大影響、傳播中國思想文化和文學, 同時也是收獲經濟利益。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我認為, 我們首先要研究流行問題, 也即流行是由哪些因素構成的, 需要重新審視諸如通俗、大眾、民族性、故事、雅、娛樂等與流行有關的相關問題。其次, 要研究文學消費問題、接受問題。目前, 中國從事文學研究的學者很多, 但多集中在文學理論研究、文學史研究, 而對于深刻影響文學創作的文學批評則相對比較薄弱;多是研究作家與作品, 而對于讀者閱讀以及文學流通等研究則相對薄弱, 特別是對中國文學海外傳播與接受的文化習慣、接受心理以及文學喜好等問題的研究非常薄弱。過去, 我們總是把西方流行文學上升到意識形態的高度, 以一種文化保守主義的態度予以抵制, 這是錯誤的。經濟上我們向海外開拓做得非常好, 但文學上我們做得非常差, 我們基本上還是以中國的方式想象世界。中西方世界舞臺上的競爭, 經濟政治和軍事實力還是表面性的, 文化包括文學才是最根本的終極性的實力;中西方政治經濟和軍事的沖突是表面的, 也是容易解決的, 而流行文化的沖突才是激情四射的爆炸式的, 才是難以解決的。

  總之, 中國當下文學非常繁榮, 這種繁榮與文學制度有關, 還與特殊的文學環境有關。未來的歷史也許會對我們這個時代有很多反思和批判, 但從文學的角度來說, 這是一個偉大的時代。另一方面, 中國文學也有一個根本性的缺陷, 那就是走不出去, 在世界范圍內不能流行。中國文學海外傳播和接受困境, 將是一個世紀難題, 這個問題解決了, 中國才是真正的文學強國。

  參考文獻:

  [1]高玉.中國離諾貝爾文學獎究竟有多遠?文藝爭鳴, 2010, (6) .
  [2] 周瑋.新氣象·新高度·新作為--十八大以來我國文藝創作成就綜述.新華網, 2018-08-18.[2018-12-20]//www.xi nhuanet.com/politics/2018-08/18/c_129935295.htm.
  [3]白燁.中國文情報告 (2007-2008) .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2008.
  [4] 白燁.中國文情報告 (2009-2010) .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2010.
  [5]白燁.文學藍皮書:中國文情報告 (2011-2012) .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2012.
  [6]白燁.文學藍皮書:中國文情報告 (2012-2013) .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2013.
  [7]白燁.文學藍皮書:中國文情報告 (2013-2014) .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2014.
  [8]白燁.文學藍皮書:中國文情報告 (2015-2016) .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2016.
  [9]童之俠.世界主要語言手冊.北京:商務印書館國際有限公司, 2008.
  [10]通用規范漢字表.北京:語文出版社, 2013.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網站地圖 |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服務承諾| 服務報價| 論文要求 | 浙江快乐彩号码 | 服務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