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浙江快乐彩号码 > 英語論文 > 中外醫學英語論文摘要語料庫中的高頻名詞比較

浙江快乐彩票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中外醫學英語論文摘要語料庫中的高頻名詞比較

時間:2019-12-18 10:03作者:呂穎 張冰茹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中外醫學英語論文摘要語料庫中的高頻名詞比較的文章,隨著國際學術交流的進一步推進,越來越多的醫學科研人員開始在國際上發表學術論文。作為英語高級學習者,他們在英文論文撰寫中往往是將中文論文譯成英文,即使直接用英語寫作也難免存在“心譯”的現象。

浙江快乐彩号码 www.dxzlh.com   摘    要: 醫學英語有其自身的語言特色,而國內學者在國際發表中受到母語思維影響,采取直譯策略,導致論文不合目的語規范,直接影響其國際交流和推廣。近年來,國際上開始出現運用語料庫來減少母語負遷移影響的研究,本研究基于中外醫學英語論文摘要語料庫,探究兩庫高頻名詞的頻率差異和使用差異,并試圖運用語料庫檢索來發現英語母語使用者的語言使用范式,提出醫學論文的英譯策略。

  關鍵詞: 語料庫; 母語負遷移; 母語思維; 醫學英語; 翻譯策略; ESP;

  一、母語思維與語料庫

  隨著國際學術交流的進一步推進,越來越多的醫學科研人員開始在國際上發表學術論文。作為英語高級學習者,他們在英文論文撰寫中往往是將中文論文譯成英文,即使直接用英語寫作也難免存在“心譯”的現象。由于受到母語思維的影響,英語論文拘泥于漢語表達方式,形成不符合英語母語作者寫作范式,帶有明顯的“翻譯腔”。外語學習中母語遷移對目的語習得的影響一直是學者和外語教師普遍關注的問題。語言遷移是指任何本族語(L1)與目標語(L2)之間異同點所產生的影響(Odlin,1989:27),又稱語際影響。遷移分為積極和消極兩種,當本族語的語言習慣與目的語的語言習慣相同或相似時會出現“正遷移”(positive transfer),反之則形成干擾(interference),稱為“負遷移”(negative transfer)。國內學者研究了母語負遷移對二語寫作影響(葛麗蓮,2003:50-52;劉東虹,2002:62-66;王文宇,文秋芳,2002:17-20;等)以及對漢英翻譯的影響(陳斌,2003:173-174;尹洪山,胡剛,2006:12-15),然而以上研究大多關注大學生議論文寫作和四六級翻譯,較少關注高級英語學習者的學術論文,且研究結果往往是關注母語遷移與二語輸出的相關性,并沒有詳細闡述有效的應對策略。

  20世紀90年代以來,語料庫語言學給語言研究帶來了一場深刻的變革。語料庫是按照一定的語言原則,運用隨機抽樣的方法,收集自然出現的連續的語言而建成具有一定容量的大型電子文本庫。Halliday(1994)指出,語料庫將數據收集與理論論述有機結合在一起,使我們對語言的理解發生了質的變化?;謨锪峽獾撓镅苑治鲇欣詘鎦罷吒尤媼私餑康撓鎰髡咴諳嗤錁誠氯綰偽澩鏘嗤慕患誓康?,從而減小母語的干擾。國外已有少數學者開始關注如何運用語料庫來幫助學生輸出更符合目的語習慣和學術話語慣例的文本(Aston&Bertaccini 2001:198-219;Bernardini 2002:173-186;Gavioli 2016:114-118)。Gavioli(2016)報告了一位意大利本族語學生如果通過檢索英語期刊論文語料庫將一篇意大利語的醫學摘要翻譯成英語摘要。在這個研究中,我們可以看到語料庫在翻譯中的作用有:1.語料庫雖不能直接提供確切的對應詞(可能需要求助字典),但可以提供大量這個對應詞在目的語語境中的運用實例,學習者還可以根據頻率來判斷該詞最常見的搭配和類聯接,克服字典和語言直覺的局限,如該生通過語料檢索意大利語biopsie的英語對應詞biopsy(活檢),發現肝活檢的搭配是liver biopsy,而非受意大利語原文(biopsie epatiche)干擾而采用的原譯hepatic biopsy;2.語料庫可以提供完整的語境共現,幫助學習者判斷本族語作者受特定交際目標驅動而采用的慣用表達,如該生發現英語醫學論文摘要中表達研究目的語步的打頭詞不是他原譯中的in this paper(意大利原文對應詞),而是不定式結構如“To clarify the viral factor...”或是人稱+動詞結構如“We examined”。

  以上研究表明,使用語料庫可以幫助學習者克服母語思維定式,使得譯文更加符合目的語規范。然而,以上研究只是論證了意大利學習者通過語料庫來克服母語干擾并提升英語語言輸出質量,那么語料庫作為一種工具能否幫助中國英語學習者在英語輸出中減少漢語思維,仍是一個黑匣子,國內鮮有相關的研究。
 

中外醫學英語論文摘要語料庫中的高頻名詞比較
 

  本研究將基于語料庫來探索醫學摘要寫作中本族語作者和國內譯者在詞匯運用方面的差異,并通過語料庫索引行分析和語境共現來考察語料庫能否幫助學習者找出差異的原因并提升翻譯質量??悸塹狡?,我們將視角集中在兩庫的高頻名詞,原因是:首先,醫學論文摘要作為信息型文本,名詞發揮了大部分信息承載和傳遞的功能;其次,國內譯者對名詞的翻譯往往采取直譯的策略,能集中反映母語干擾對二語輸出的影響。本研究的目的是通過高頻名詞的對比發現國內作者與本族語作者的頻率差異和使用差異,即國內作者是否存在個別名詞過度使用的現象,這種現象的產生是否與母語干擾相關,能否通過語料庫來減少這種干擾效應。

  我們在中華醫學會系列期刊5種臨床研究期刊(《中華心血管病雜志》《中華兒科雜志》《中華婦產科雜志》《中華骨科雜志》和《中華內科雜志》)隨機選取100篇醫學論文英語摘要建成國內醫學論文英語摘要庫,簡稱為國內庫,容量為34332形符。同時在5種國際高影響因子臨床醫學期刊(The Lancet,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Pediatric Nephrology,Current Obstetrics and Gynecology Report,AIDS Research and Therapy)隨機選取共150篇英語摘要建成國際醫學論文摘要語料庫,簡稱國際庫,容量為35530形符。兩庫語域相同,文本容量接近,具有較強的可比性。主要語料檢索工具為Ant Conc 3.4.4。

  二、高頻名詞頻數對比

  通過表1兩庫高頻名詞的對比,我們發現兩庫高頻名詞包含兩個大類,一是研究對象的描述(如group,patients),二是語步提示詞(如results,methods,objective)。由于語步提示詞的高頻出現是由論文摘要的體裁特征決定的,不在本研究范圍,我們著重關注兩庫研究對象的表述差異,特別是國內庫高頻名詞排名第一的group(s)(單數形式583次,復數形式119次)為何沒有出現在國際庫高頻詞表中,國內庫高頻名詞排名第二的patients(353次)為何頻率顯著高于國際庫(209次)。本研究試圖通過語料庫來尋找答案并提出相應的翻譯策略。通過檢索國際庫前200高頻詞,我們確定了有可能與研究對象有關的如下關鍵詞:patient(s),control(s),women,men,adult,children,group(s),people,person,subject。另外由于國際庫語料部分來自艾滋病防治期刊AIDS Research and Therapy和內科學期刊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我們推測如AIDS,liver,heart,kidney,lung這些疾病詞和器官詞的搭配里可能會出現研究對象的描述來表達諸如艾滋病人,肝病病人等概念,因此也將這些疾病詞和器官詞列入檢索范圍。之后我們對所有可能的關鍵詞進行逐個檢索,發現兩庫作者對醫學實驗“分組”和“病人”兩個概念的描述上存在很大的差異。

  表1 兩庫高頻名詞比較
表1 兩庫高頻名詞比較

  三、兩庫“分組”概念表達差異及翻譯啟示

  名詞group在國內庫高頻名詞中以頻次583居于榜首,其復數形式groups以頻次119位居第六,而在國際庫中group單復數頻次之和僅為55。通過國內庫group(s)的語境共現,我們發現該詞基本上用來對應中文中“組”的概念,包括對照組、觀察組、每組、組間、某疾病組和某治療方案組。為了研究group(s)在國內庫中的具體搭配,本研究通過Antconc中Cluster工具來檢索該詞在兩庫中最低頻率達到3次的右置2詞詞簇。(如圖1)

  可見,國內庫中表示實驗組/對照組的常見高頻詞簇有control group(111次),treated group(15次),test group(14次)和untreated group(14次),treatment group(8次)。有意思的是,在國際庫中只有1例control group,其它四種表達均為0,這表明國內庫中這五個group高頻詞簇在目的語中并不是常見表達。

  圖1 國內庫“group”右置2詞詞簇
圖1 國內庫“group”右置2詞詞簇

  由此推斷,造成group在國內庫中過度使用的原因是作者采用了直譯的策略,將中文中的“組”都翻成了group,體現了母語思維對譯文的影響。那么,在臨床研究醫學論文摘要中,英語母語人士是如何表達實驗對象和參照對象的呢?這會給國內學者的摘要英譯帶來哪些啟發呢?

  第一,國際庫更傾向運用具體描述法來表述“組”的概念。

  中文的“實驗組”“對照組”是一個整體概念,譯文常用group單數形式表達一個組的概念。然而在國際庫中,這個概念往往以名詞復數形式來表示眾多成員的總和。從國際庫里提取的例句:

  (1)Forty-seven SCD patients and 49 healthy controls were enrolled.(研究對象包括47名心源性猝死患者和49名健康對照。)

  (2)One hundred case-control pairs were included.Cases were not statistically different from controls with regard to median weight and main diagnoses.(研究包括100對病例對照配對。病例組和健康對照在體重中位數和主要病情診斷上不存在統計學差異。

  在國際庫中,“實驗組”這一意義通常是通過具體描述來表達的。例1直接用具體疾病患者(SCD patients)來指稱這一群體,例2用cases(病例)來指代具體對象,其他語料顯示也可以對patients和cases加以具體限定,如HIV-infected patients(cases),cases of urological disease,patients with heart failure,patients(cases)without visible brain pathology。與此同時,例1、例2中“對照組”的表達是名詞control的復數形式,而非國內庫中的名詞復合詞組control group。如果是健康人群作為對照組則用healthy controls來表達。這個詞還經常和動詞短語serve as連用表示“作為對照組”,如:Patients without AKI served as controls and were matched to cases by age and gender in a one-to-one ratio.(未患有急性腎損傷的病人作為對照組,按年齡和性別與實驗組進行一對一配對。)

  在國內庫里,“實驗組”“對照組”表達幾乎出現在每篇文章,然而從整體上看,譯文基本上按照中文摘要直譯而來,具有明顯的“翻譯腔”,比如例3:

  (3)選取重度子癇前期孕婦30例為重度子癇前期組,同時選取正常妊娠孕婦31例作為健康對照組。

  原譯:Among them,30 patients with severe preeclampsia were assigned to the test group,and 31healthy pregnant women were assigned to the control group.

  改譯:30 cases of pregnant women with severe preeclampsia were compared with 31 cases of healthy pregnant women as controls.

  在本例中,患病(實驗)組和對照組用了中國醫學職業者英譯中偏好的test group和control group,并按照中文并列句的句式譯成由and連接的小短句,具有明顯的中式英語特征。在改譯中,用cases來具體描述研究的對象,并且用be compared with短語來處理中文的兩個并列短句,弱化了“分組”的概念,這種翻譯策略更加接近母語表達習慣,也更符合目標語醫學行業摘要的寫作規范。

  第二,國際庫更多采用語法對比的方式突出組別差異。

  除了上面所說的用patients和cases來具體描述“實驗組”,controls指代“對照組”,國際庫還使用了對比的方法來突出兩類人群的差異,如:

  (4)Median values of urinary KIM-1 were higher in patients with AKI than in those without AKI.(急性腎損傷病人尿液KIM-1中位值要高于非急性腎損傷病人。)

  (5)Patients with Lp-PLA2 levels>194nmol/min/ml had more acute cardiovascular events than those with lower values.(Lp-PLA2水平高于194nmol/min/ml的病人要比Lp-PLA2較低病人面臨更高的急性心血管發病風險。)

  英語是形合語言,在句子結構中可以用with/without,more/lower這樣的語法功能實現對不同“病人”的比較,句子簡單利落,也避免了“分組”概念。然而在英譯過程中,中國譯者往往看到“對照組”就想用其等值詞來翻譯,這也是group在國內庫里過度使用的主要原因。如例6:

  (6)抑郁組與非抑郁組術后頸椎曲率指數下降分別為7.1%±2.1%和6.8%±1.5%,差異無統計學意義。

  原譯:There was no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the CCI decline(7.1%±2.1%versus 6.8%±1.5%)between depression group and no-depression group.

  改譯:There was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CCI decline between patients with and without depression(7.1%±2.1%vs 6.8%±1.5%).

  原譯按照直譯方法來處理“抑郁組”和“非抑郁組”譯成depression group和no-depression group,存在比較明顯的中式思維。在改譯中我們將兩組用with和without兩個介詞形成對比,弱化“分組”,且將括號里的數據直接跟在“病人組”后,使得數據的指向性更加明確。另外,國際庫中使用vs的頻次為25,versusu的頻次為9,且vs全部出現在數據的對照描述中,而versus更常置于句子內部兩個名詞短語間做介詞,如:The frequency of masked hypertension was lower in children with casual BP\xA1\xDC25th percentile versus those with casual BP in 26\xA8C50th percentile。從頻次和用法的角度判斷,我們把原譯中的versus改譯成vs.

  通過兩庫高頻詞對比我們可以發現國內作者過度使用group這個名詞,這通常是譯者受到母語思維的影響,采用了直譯的策略,將所有“組”的概念都譯成group。通過國際庫的檢索,我們發現英語母語作者往往通過具體描述和語法對比的方式呈現組間差異,同時弱化分組的概念,因此并沒有大量使用group來表達“組”的概念。鑒于此,嘗試將國內庫中的譯文以本族語作者習慣的表達方式改譯,目的是論證語料庫對提升譯文地道性中的作用,進而證明語料庫對母語負遷移的緩和作用。

  四、兩庫“病人”概念表達差異及翻譯啟示

  Patient(s)是兩個語料庫中共有的高頻名詞。國內庫頻數為353,在國內庫高頻名詞中排列第二。patient(s)在國際庫頻數209,雖在國際庫高頻名詞中排列第一,但其使用頻次要顯著低于國內庫。通過在國內庫檢索patients,可以發現國內作者在摘要英譯中對幾乎所有“病人”概念都采取了直譯策略,造成patients過度使用,而國際庫對“病人”的描述更為靈活多樣。

  第一,詞法上國際庫對“病人”的表述更為多樣化。

  國內庫高頻率使用patient(s)一個重要原因是翻譯時與中文高度的對應關系,凡是“病人”“患者”就是patient(s)。而在國際庫中,我們看到對“病人”概念的描述更為多樣靈活,比如:

  (7)Observation data for 5972 HIV positive individuals enrolled with the AIDS support organization(TASO)in Uganda were analyzed.(本研究分析了5972名HIV陽性患者的相關資料,其數據來源于烏干達艾滋病協助組織。)

  (8)Our study includes 609 subjects with CKD state I-V.(本研究包括609名1-5期慢性腎病患者。)

  在例8中HIV positive individuals是指HIV陽性患者,語料庫顯示使用individuals指代患者的表達還有individuals with AD(老年癡呆患者),sexually active individuals(性生活活躍患者)。需要指出的是,國際庫里也出現了HIV patients、AD patients這樣的表達,一般在臨床研究中patients更為常見,但在一些社區健康研究和醫學影像學研究中,individuals的使用頻率更高,因為這些研究對象其實還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病人”,使用individual這樣的委婉表達更有助于構建和諧醫患關系.例8用了subjects(研究對象)指代患者。國際庫對“病人”的其他描述還有:

  (9)Our study confirms that stone formers have increased arterial stiffness and reduced bone density.(本研究證實結石患者更容易動脈硬化和骨密度降低。)

  (10)Little evidence exists on the connections between nutrition,diet intake,and quality of life among people living with HIV(PLHIV).(沒有證據顯示艾滋病感染者或艾滋病人的營養、飲食攝入和生活質量有關系。)

  (11)Vitamin D deficiency is prevalent in kidney transplant recipients(KTR).(維他命D缺乏癥在腎移植受者中很普遍。)

  例9使用stone former(結石患者)這樣的專業術語,而例10和例11則采用了“直接描述+縮略詞”的手段對病人的分類進行交代,如people living with HIV(PLHIV)指代艾滋病感染者或艾滋病人,kidney transplant recipients(KTR)指代腎移植受者,使用縮略詞避免了在下文中對同類病人的重復描述,使得語言更加簡潔精確。由此可見,母語使用者對“病人”的稱呼并非單一的patients,國內學者在醫學摘要英譯中應克服直譯的慣性,適當增加語言的多樣性。

  第二,句法上國際庫存在句內省略。

  在碰到數字統計的中文摘要里,經??梢鑰吹蕉宰芴宀∪搜鏡姆擲?,即常見的“總病人數XX,其中A類病人數XX,B類病人數XX”,由于中文是意合強勢語言,缺乏發達的語法邏輯功能,因此需要重復“病人”來實現語義的連接,在這種情況下,譯文往往會采用直譯的策略重復使用patients,造成該詞在英譯中過度使用。那么在形合強勢的英語里,本族語人士是如何表達相同意義呢?

  (12)A total of 314 hemodialysis patients were recruited,101 with documented AF and 213 without AF.(研究包括314名血透患者,其中101名患者有明確房顫史,213名患者未述房顫史。)

  (13)Of 16,209 adult TB cases,851(5.3%)died during TB treatment.(在16209名成人肺結核患者中,851(5.3%)名患者死于結核治療期間。)

  (14)A total of 360/500(72%)children were positive for typhoid fever.(在500名兒童中,有360(72%)名兒童呈現傷寒桿菌陽性反應。)

  在例12和例13中,總體樣本個數后面跟patients或者cases,但分類樣本個數(如101,851)后面就采取了省略策略,保證了摘要語言的簡潔性。在例14中,我們還看到360/500(72%)children were...這樣信息密集型的表達方式,相當于Of 500children,360(72%)were...,使用數學符號表示數據內部關系也是醫學英語報告中常見的形式,值得國內學者借鑒。由于英語語法的形合優勢,我們可以在句中省略重復出現的詞。下面嘗試對國內庫幾個英譯進行分析和改譯。

  (15)7例合并主動脈夾層的馬凡綜合征孕婦中,A型主動脈夾層4例,B型主動脈夾層3例

  原譯:Among 7 pregnant patients with Marfan syndrome,4 patients were diagnosed as type A aortic dissection and 3 were patients diagnosed as type B aortic dissection.

  在例15原譯中出現了3個patients,再加上兩個diagnosed來修飾patients,重復作為主要的語篇銜接機制,使行文顯得拖沓冗余。

  改譯1:Of 7 pregnant patients with Marfan syndrome,4 were diagnosed with type A aortic dissection and 3 with type B aortic dissection.

  改譯2:Seven pregnant patients with Marfan syndrome were recruited,4 with type A aortic dissection and 3 with type B aortic dissection.

  在改譯1中,patients只在句中出現一次,其它全部采取省略的語篇銜接策略。另外,句子開頭的介詞among改用of,這更符合英語常見數字表達如two of my friends,three of his books,我們在國際庫里也能找到很多相關佐證,不再累述。“被診斷出患某病”譯成be diagnosed with更符合該動詞的介詞搭配習慣,且由于改譯1中用了and來連接兩個謂語相同的并列短句,因此第二個短句中的謂語就被省略了。改譯1適合用于論文摘要中的“結果”語步,用動詞be diagnosed with或者be found to be凸顯研究的結果和結論。但如果中文原句是放在“研究方法”語步用來介紹實驗對象的具體屬性,那么就可以采用改譯2的句式,謂語動詞be recruited或者be enrolled置于總體樣本數之后,分類樣本數后面也是省略了patients,并且用介詞with表示狀態,體現分類樣本病人的具體屬性。

  (16)在Pivot-shift試驗中,前內側入口組9例陰性,5例陽性,陰性率為64.3%(9/14);輔助前內側入口組20例陰性,3例陽性,陰性率為87.0%(20/23).

  原譯The Pivotshift test was negative in 9 patients,positive in 5 patients and negative in 20 patients,positive in 3 patients in group AMP and AAMP,respectively.

  原譯:首先在意義上給人混亂不清的印象。并列句式中出現了4次patients,使用逗號和連詞and卻沒有很好劃分這四類patients的特征,尤其是最后一個respectively更是給理解帶來困難,且原譯也缺失了百分比的概念。

  改譯:In Pivot-shift test,9/14(64.3%)patients were found to be negative in AMP group and 20/23(87.0%)in AAMP group.

  在改譯中,首先要對原句數字進行了歸納整理,前內側入口組總人數14人,其中9例陰性,5例陽性,陰性率64.3%,在這四個數值中,前三個數字是加法關系,給出兩個數就可以推測第三個數,而后面的百分比是陰性率的百分數,因此我們完全可以在英譯中保留“9例陰性”而省略“5例陽性”的信息,再參照例14的數學符號表達法將其譯成9/14(64.3%),使得主語更加簡短緊湊,也避免了patients這個詞的反復使用。另外,由于英譯兩個分句的謂語都是found to be negative,因此我們在第二個分句中省略了謂語。改譯后的句子比原譯邏輯更加清晰,句式更加簡潔。

  以上分析顯示,國內譯者過度使用patient這個名詞,這也是因為國內譯者將“病人”“患者”的概念同patient高度等同起來。而國際庫語料檢索向我們顯示,英語母語使用者對“病人”概念的詞匯選擇更加豐富,且通過句內省略等方式減少對這個概念的重復提及。據此,我們對國內庫的改譯是基于大量的語言事實,盡量減少母語思維的痕跡,更加貼近本族語的慣用表達方法。

  五、結語

  從以上研究可以發現,國內學者在醫學論文摘要撰寫中存在過度使用高頻名詞現象,主要原因是受到漢語思維的影響,采用直譯策略尋求對等詞,偏離了英語母語作者的使用慣例?;謨锪峽獾撓镅匝安喚隹梢醞ü罅空媸滌镅暈罷哂熗蘇媸檔撓镅曰肪?,而且它基于大量語料從縱向尋找重復出現的語言形式,通過語篇的疊加效應提升對語言系統的洞察力(桂詩春,2009),幫助學習者根據索引行提供的信息總結規律,主動探索目標語的使用特征,克服母語思維的負遷移效應,提高語言輸出的準確性和地道性。本研究主要展示了如何通過語料庫發現常用名詞在目的語中的特定概念和句式特征,并且將獲取的語言知識應用到漢英翻譯實踐中,旨在論證語料庫可以減少二語輸出中的母語思維的干擾。然而,正如曾祥宏(2019:78)提出的,外語教學如何高效對接各種語料庫檢索技術和各類現存語料庫,仍是一篇充滿魅力的研究領域。語料庫在翻譯寫作教學中的應用仍有很大的探究空間,比如,中國學習者是否能夠接受語料檢索垂直閱讀方式并自己發現問題、提出假設和總結規律?在這種高度自主學習的模式中教師應該扮演怎樣的角色?雖然問題頗多,但正如劉穩良(2013:59)所言,語料庫廣泛應用于翻譯課堂將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不可阻擋。

  參考文獻

  [1] Aston,G.&Bertaccini,F. Going to the Clochemerle:Exploring cultural connotations through ad hoc corpora[A]. In Aston(ed). Learning with Corpora[C]. Bologna:CLUEB,2001:198-219.
  [2] Bernardini,S.. Educating translators for the challenges of new millennium:The potential of parallel bi-directional corpora[A]. In Maia, Haller&Ulrych(eds).Training the Language Service Provider for the New Millennium[C]. Porto:Universidade do Porto,2002.
  [3] Gavioli L.專門用途英語學習語料庫探究[M].北京:清華大學出版社,2016:173-186.
  [4] Halliday, M. A. K. An Introduction to Functional Grammar[M]. London:Edward Arnold,1994.
  [5] Odlin,T. Language Transfer:Cross-Linguistic Influence in Language Learning[M]. 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89.
  [6]陳斌.母語負遷移對翻譯的影響及解決辦法[J].中南民族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03,23(4):173-174.
  [7]葛麗蓮.“母語遷移”對中國學生英語表達的影響—大學英語寫作典型實例分析[J].首都師范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3(4):50-52.
  [8]桂詩春.基于語料庫的英語語言學語體分析[M].北京: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2009.
  [9]劉東虹.大一學生寫作中的母語策略與母語遷移[J].外語教學,2002,23(4):62-66.
  [10]劉穩良.電子語料庫在翻譯教學中的應用[J].上海翻譯,2013(4):57-59.
  [11]王文宇,文秋芳.母語思維與外語作文分項成績之間的關系[J].外語與外語教學,2002(10):17-20.
  [12]尹洪山,胡剛.漢英翻譯的遷移性冗余[J].中國科技翻譯,2006,19(2):12-15.
  [13]曾祥宏.語料庫輔助的MTI翻譯教學探索[J].上海翻譯,2019(1):76-79.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