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浙江快乐彩号码 > 醫學論文 > 酒精依賴病人復飲影響因素與健康教育策略

浙江快乐彩12选5结果:酒精依賴病人復飲影響因素與健康教育策略

時間:2019-12-10 10:18作者:慕麗娜 楊立群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酒精依賴病人復飲影響因素與健康教育策略的文章,酒精依賴是指因習慣性飲酒過度導致的中樞神經系統中毒的復發性、慢性腦疾病,已成為全球性的醫學和社會問題。國外研究顯示,酒精依賴病人復飲風險在治療后6~12個月最高,以后逐漸降低。

浙江快乐彩号码 www.dxzlh.com   摘    要: 從預防酒精依賴病人復飲的意義、影響酒精依賴病人復飲的相關因素、預防酒精依賴病人復飲的健康教育內容等方面對預防酒精依賴病人復飲健康教育研究進展進行綜述,提示酒精依賴受心理因素、家庭、社會支持的影響,復飲率高,應給予病人及時、正確、持續的干預。

  關鍵詞: 酒精依賴; 預防; 復飲; 健康教育; 影響因素; 綜述;

  酒精依賴是指因習慣性飲酒過度導致的中樞神經系統中毒的復發性、慢性腦疾病[1],已成為全球性的醫學和社會問題。國外研究顯示,酒精依賴病人復飲風險在治療后6~12個月最高,以后逐漸降低[2]。國內對系統治療的酒精依賴病人相同時點調查表明,病人出院后3個月復飲率為56.2%,6個月為36.0%,12個月為26.0%[3,4]。做好酒精依賴病人及家屬的健康教育工作,一方面可以減少糾紛;另一方面可鼓勵、幫助病人徹底戒酒。現行的健康教育方法均有效,但是缺乏針對性的健康教育措施[5]。現對預防酒精依賴病人復飲方面健康教育的必要性、研究現狀、相關因素及內容的設置進行綜述,為提出預防酒精依賴病人復飲的健康教育策略提供參考。

  1、 預防酒精依賴病人復飲的意義

  研究表明,酒精依賴病人復飲最常發生在出院后3個月[4]。原因主要是病人出院少量飲酒后酒精的暗示和壓力的干預影響病人戒酒的決心和生活質量[6]。有研究指出:病人住院期間康復而出院后復飲的現象非常普遍,很大一部分是由于出院后的干預措施不足而導致的[7]。由此可見,對病人實施干預,其形式、內容等應進一步完善,才能有利于提高病人的依從性。同時,預防酒精依賴病人復飲方面健康教育的實施將有利于病人復飲率的降低和醫護人員知識水平的提高。在今后的研究中,應注重對酒精依賴病人出院后預防復飲健康教育內容設置,制定一套中國文化背景下,全面、系統、符合出院后酒精依賴病人實際需求的針對復飲的健康教育。

  2、 影響酒精依賴病人復飲的相關因素

  明確酒精依賴病人戒斷后復飲的因素,對制定針對性的健康教育內容有重要的指導意義。綜合國內外近幾年文獻報道,酒精依賴病人戒斷后復飲的影響因素是多方面的。

  2.1、 社會人口學因素

  有研究指出,不良的婚姻狀況、居住在農村、較低文化程度的病人戒酒依從性差[8]。覃穎等[4]對130例酒精依賴病人進行的隨訪發現,酒精渴求程度嚴重、既往飲酒史長、日飲酒量多的酒精依賴病人復飲可能性大。除此之外,家庭環境缺乏親密度、組織性、獨立性及戒斷期缺乏注意力和執行力者復飲可能性大[9]。
 

酒精依賴病人復飲影響因素與健康教育策略
 

  2.2、 病人的社交網絡

  Mericle等[10]研究發現,社交網絡影響酒精依賴病人復飲情況,使戒斷的病人重新飲酒。社交網絡包括多樣性及群體的大小,其中多樣性并不是病人復飲的原因。但研究也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如測量工具的選擇并沒有統一的標準。另外,在研究中也沒有具體指出停止哪種社交有助于減少飲酒量。

  2.3、 酒精的暗示

  有研究指出,病人受到酒精的暗示后會更渴望飲酒,并出現心率加快等生理反應[11]。研究證實,與酒精相關的暗示與其他非酒精暗示比較,病人對酒精渴求程度更高,反應更強烈[12]。

  2.4、 情感癥狀

  抑郁狀態與酒精濫用存在明顯的相互促進關系,飲酒又是人們用來緩解壓力與緊張的常見方式[13]。在急性應激狀態下,酒精依賴病人會高估酒精的作用,對動機和行為產生消極的影響,并通過它們影響健康行為[13,14]。

  3、 預防酒精依賴病人復飲的健康教育內容

  3.1、 理論基礎

  3.1.1、 認知行為理論

  20世紀60年代末70年代初期,認知理論和行為治療相互吸納、相互補充形成了系統心理治療方法[15]。該理論認為,認知過程是由情緒與行為共同決定的,可以通過改變人的認知過程來改變人的觀念,進而糾正其情緒和行為。行為療法認為,行為是通過學習得來的,可以通過一些實際的操作方法來消退、抑制、改變和替代原來的不良行為。認知行為治療方法是兩者的結合,它認為,認知過程決定著行為的產生,同時行為的改變也可以影響認知的改變[16]。

  3.1.2、信息-動機-行為技巧模型

  Fisher等[17]1992年在艾滋病高危行為研究中首次提出,信息是病人行為發生改變的理論基礎,是實施行為的前提[18]。信息、動機、行為技巧是該模型的3個組成部分,3個要素相互作用。首先提供相關針對性的信息;其次強化行為改變的動機,營造一種有利于個體態度、觀念改變的氛圍;最后基于特定的行為技巧;當信息-動機-行為技巧模型的3個要素達到一定水平后,則促進行為改變[17]。

  3.1.3、 行為轉變理論

  美國心理學教授Prochaska在1982年提出,行為轉變理論將行為轉變分為5個階段,能夠幫助人們進行行為轉變[19]。即前意向階段(在未來6個月內沒有考慮進行行為轉變的計劃)、意向階段(已意識到自己的問題,計劃于未來6個月內進行行為轉變)、準備階段(目前已開始實施行為轉變,但沒有規律)、行動階段(實施規律性的行為改變未超過6個月)、維持階段(實施規律性的行為改變超過6個月)[20,21]。

  3.2、 健康教育內容

  3.2.1、 入院常規健康教育

  酒精依賴相關知識:包括定義、病因、臨床表現、治療及預后、飲酒的危害及戒酒的必要性和預防復飲的方法[22,23]。并發癥的觀察及預防:長期飲酒可導致肝炎及肝硬化等疾病,病人易出現牙齦出血、上消化道出血、口腔潰瘍等并發癥,指導病人及時辨別病情變化。生活及衛生指導:安靜休息,保證睡眠,要求病人家屬在病人戒酒期間做好生活護理工作,三餐飲食以高熱量、易消化、高糖類、富含維生素(尤其是維生素Bl、B6)、鉀的食物為主,禁食辛辣刺激的食物,忌食粗纖維及堅硬、干燥的食物[5]。

  3.2.2、 針對性的健康指導

  根據酒精依賴病人的職業、文化修養、興趣和愛好采取不同的宣教方式,將健康教育貫穿于整個治療過程中,進行深入淺出的講解,剖析其導致的軀體、心理、家庭、社會等方面的負性影響,最大限度地調動病人戒酒的積極性和主動性,縮短病人平均住院治療時間,有效降低復飲率[24]。

  3.2.3、 心理防御機制的建設

  加強病人心理防御機制的建設,有助于病人抵御焦慮、抑郁等危險因素的刺激,提高病人對酒精的抵抗力,使病人通過對自己、對他人、對事物看法及態度的改變,及時宣泄情緒,消除思想壓力和自卑感,增強自信心和自尊心[25]。

  3.2.4、 社會支持相關健康教育

  家庭是社會支持系統的中心,家庭支持(含婚姻支持)對酒精依賴病人成功戒酒具有重要意義。對病人家屬進行健康教育,鼓勵病人家屬不離不棄,始終如一地幫助病人建立重返社會的信心[25]。

  3.3、 健康教育的實施途徑

  在全面掌握健康教育內容后進一步實施還需要結合具體條件,做到因地制宜。研究表明,通過團體人際心理治療對酒精依賴人群進行以問題為導向的治療,12周后對照組病人的復飲率明顯高于干預組的復飲率[26]。2015年盛華敏等[5]在對酒精依賴病人進行健康教育的同時加入對家屬的健康教育,發現家屬對戒酒知識的掌握及對戒酒病人的精心護理,能增強病人對飲酒的控制,鼓勵、幫助病人徹底戒酒。當前已經進入互聯網時代,通過網絡進行健康教育是有效的方式。研究提示,通過網絡進行健康教育在酒精依賴人群中切實可行,絕大多數酒精依賴病人對使用網絡進行健康教育持積極正向的態度[27]。韓素銀等[28]發現,通過情景劇表演可以使戒酒者產生對酒的厭惡情緒,健康教育能延緩和降低酒精依賴復飲的風險。當然,在病人住院期間為病人營造輕松、溫馨的環境,通過幻燈片、專題講座、發放宣傳材料、播放相關視頻、邀請專家面對面指導等形式提高病人及家屬對酒精依賴知識的認識,都會產生一定的效果[7]。

  4、 小結

  酒精依賴和其他藥物濫用都是全球性的問題,給社會經濟的發展和健康方面的花費帶來了巨大負擔。酒精依賴不同于其他器質性疾病,其受心理因素、家庭、社會支持的影響,復飲率高,及時、正確的干預在治療中作用顯著[29]。健康教育在醫療活動的各個階段都發揮著重要的輔助作用,及時、正確的教育和干預能夠改善病人的行為習慣。針對酒精依賴病人預防復飲知識的宣傳及衛生知識的普及刻不容緩,有必要根據數字化移動端的發展,信息化、大數據及精準醫療的發展趨勢對酒精依賴病人提出更具有針對性、更確切的健康教育方法,以提高病人及家屬的依從性,促進病人的康復,降低復飲率。

  參考文獻

  [1] 董曉杰,劉學兵,楊永德,等.常規治療聯合綜合心理干預對酒精依賴綜合征患者負性情緒、復飲率和再住院率的影響[J].國際精神病學雜志,2018,45(1):111-113.
  [2] SORG S F, TAYLOR M J, ALHASSOON O M, et al. Frontal white matter integrity predictors of adult alcohol treatment outcome[J].Biol Psychiatry,2012,71(3):262-268.
  [3] 劉忠,李雅忠,王立娟,等.酒依賴患者系統綜合治療后不同時點復飲率調查[J].中國健康心理學雜志,2010,18(8):913-915.
  [4] 覃穎,徐儒瑾,劉燕菁,等.同一時點酒精依賴患者復飲的多因素研究[J].中國實用醫藥,2016,11(35):39-41.
  [5] 盛華敏,儀修芹,趙楠.對酗酒依賴戒斷綜合征患者及家屬的健康教育[J].世界最新醫學信息文摘:連續型電子期刊, 2015(58):195-196.
  [6] HEINZ A, DESERNO L, ZIMMERMANN U S, et al. Targeted intervention:computational approaches to elucidate and predict relapse in alcoholism[J].Neuroimage,2017(151):33-34.
  [7] 張彥,余毅,馮艷華.個性化護理干預對酒精依賴患者自我效能及生存質量的影響[J].中國民康醫學,2012,24(15):1897-1900.
  [8] 洪云軍,周文斌.酒精依賴患者腦卒中后戒酒依從性影響因素分析[J].國際神經病學神經外科學雜志,2014,41(1):34-37.
  [9] 張偉,黃子夜,沙建敏,等.酒精依賴患者戒斷后復飲的相關因素分析[J].中國現代醫生,2015,53(11):4-7.
  [10] MERICLE A A. The role of social networks in recovery from alcohol and drug abuse[J]. American Journal of Drug&Alcohol Abuse,2014,40(3):179-180.
  [11] CARTER B L,TIFFANY S T.Meta-analysis of cue-reactivity in addiction research[J].Addiction,1999,94(3):327-340.
  [12] VAN DYKE N,FILLMORE M T.Operant responding for alcohol following alcohol cue exposure in social drinkers[J]. Addictive Behaviors,2015(11):47.
  [13] OWENS MM, RAY L A, MACKILLOP J. Behavioral economic analysis of stress effects on acute motivation for alcohol[J]. J Exp Anal Behav,2015,103(1):77-86.
  [14] MANTSCH J R, BAKER D A, FUNK D, et al. Stress-induced reinstatement of drug seeking:20 years of progress[J]. Neuropsych opharmacology,2016,41(1):335-356.
  [15] 曾麗.認知行為治療對精神分裂癥患者生活質量影響的Meta分析[D].福州:福建中醫藥大學,2019.
  [16] 許若蘭.論認知行為療法的理論研究及應用[J].成都理工大學學報,2006,14(4):63-66.
  [17] FISHER J D, FISHER W A. Changing AIDS-risk behavior[J].Psychol Bull,1992,111:455-474.
  [18] 李春梅.信息-動機-行為技巧模型對心力衰竭患者自我管理的干預研究[D].濟南:山東大學,2017.
  [19] 崔苗.行為轉變理論在護士多重耐藥菌防控實踐中的應用[D].太原:山西醫科大學,2019.
  [20] LEE J Y, PARK H A, MIN Y H. Transtheoretical model-based nursing intervention on lifestyle change:a review focused on intervention delivery methods[J].Asian Nursing Research,2015,9(2):158.
  [21] 周云霞.行為轉變理論模式在冠心病患者健康教育中的應用進展[J].護理學雜志,2017,32(11):90-93.
  [22] 朱要國.社會心理干預對酒依賴患者康復效果的研究[D].濟南:山東大學,2016.
  [23] 孫丹丹.階段性改變模式在酒精性肝病患者健康促進生活方式中的應用[D].長春:吉林大學,2016.
  [24] 馬厚輝,任鐘堅,劉雪英.酒精依賴及心理干預研究進展[J].內科,2017,12(3):352-354.
  [25] 黃弋冰,唐榮蘭,汪詠梅.我國戒酒臨床干預實踐研究進展[J].中國農村衛生事業管理,2016,36(9):1183-1187.
  [26] 米爾孜合買提·買買提明,買力開木·阿布都克里木,劉紅萍,等.團體人際心理治療對康復期酒精依賴患者的療效研究[J].中國繼續醫學教育,2015,7(25):69-70.
  [27] SUFFOLETTO B, CALLAWAY C, KRISTAN J, et al. Textmessage-based drinking assessments and brief interventions for young adults discharged from the emergency department[J].Alcoholism Clinical&Experimental Research,2012,36(3):552-560.
  [28] 韓素銀,侯玉玲,馮竹娥,等.健康教育對酒依賴者復飲率的影響[J].河北醫藥,2012,34(18):2853-2854.
  [29] 時萍,時露,周建華.酒精依賴的研究進展[J].中國藥物依賴性雜志,2015,24(4):254-256.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